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见面就不停的要我:让男生荷尔蒙飙升的话

2021-11-25 20:11: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彦宏醉的不省人事,在地上睡了一夜,这一宿赵玉珍和吴姨都是彻夜难眠,不时去看看,直到下半夜才倒在床上迷糊一会,真是一人倒霉,全家遭殃。第二天早晨,赵玉珍起来给豆豆做了早点,送豆豆

彦宏醉的不省人事,在地上睡了一夜,这一宿赵玉珍和吴姨都是彻夜难眠,不时去看看,直到下半夜才倒在床上迷糊一会,真是一人倒霉,全家遭殃。

第二天早晨,赵玉珍起来给豆豆做了早点,送豆豆去幼儿园,在路上碰到了自己的好朋友,悄悄对她透露点消息。

告诉赵玉珍:彦宏可能在外面赌博,得注意着点儿,赵玉珍一听脑袋嗡地一声,因为,她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一向酷爱面子的赵玉珍却笑着说道:“谢谢你提醒我,我知道彦宏的情况,现在没有事,玩玩儿也无妨。”

然而心中早已冒了火,她急匆匆赶回家里,本想给彦宏一顿臭骂,可是一进屋,彦宏已经出去了,问吴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赵玉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眉头紧锁,心中暗想:“这人学坏怎么就这么快呢?”

她拿起电话拨打智斌的号码,依旧还是打不通,此时此刻赵玉珍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她不知道该向谁求助,该向谁去诉说。

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拨打了乔智民的电话,在电话里赵玉珍痛哭流涕:“如果彦宏真的一蹶不振,倾家荡产都很有可能,到那个时候我可真的活不了了。”

乔智民赶忙相劝:“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坏,彦宏也许就是一时糊涂,有时间我跟他谈谈,你不要着急。”

乔智民放下电话思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感到问题不简单。

乔丽最近从他那里要走三十万,说是借给彦宏,难道这笔钱彦宏真的用在了赌博?如果是这样,问题可严重了。

彦宏起来以后,迷迷糊糊,头昏脑涨,回想起昨天在赌场发生的一切,有如一场噩梦,再一看自己睡在了地上,知道醉的不轻。

他晃晃荡荡走出房间,见豆豆和母亲不在,知道是去了幼儿园,此时他想到了,一会儿母亲回来,一定会大发雷霆。

想了想,彦宏脸都没洗一把,悄悄溜出屋外,钻进车里开了出去,漫无目的开了一段,最后在路边停了下来。

越想心里越觉得不是滋味:“怎么点气这么差?明明已经赢了那么多,为什么当时不收手呢?就算不收手,下小一点注,不是也可以吗?不至于输那么多呀?还是自己大意了。”

彦宏的内心还是很不服气,此时他想到:要捞本还需要钱,现在自己的手里还有钱,可是,过完年开工还需要足够的成本垫付,这笔钱不能动了。

如果动了最后这笔钱,明年的工程将无法启动,那时候将无法挽回。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牌友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借钱赌博更爱赢钱。”

一时之间彦宏忽然来了精神,为什么不借鸡下蛋呢?赢回来马上还给人家不就完事了吗?

彦宏下了决心以后,第一个就想到了陶玲,自己曾经欠下陶玲太多的“人情”,干脆先还了这个人情,到时候不用自己提,陶玲一定会主动给自己拿钱,两全其美。

彦宏驾车来到陶玲的货场,临近年关,陶玲的买卖异常的火爆,当然也更加忙碌起来,临时雇用了好几个人,前来帮忙卖货,即便这样,还是忙得焦头烂额。

彦宏进屋以后,陶玲刚刚从冷库回来,就在几分钟前,一个大客户取走了两车猪肉,紧接着她又进了一批货,囤积起来,以备年关。

陶玲见到彦宏到来,非常高兴,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她,冻得脸蛋儿通红,她一边不停的搓着两只手,一边和彦宏打招呼。

彦宏上前握住陶玲的双手,一股暖流立刻涌遍了陶玲的全身,她把脸紧紧贴在彦宏的胸口,两只手环绕在彦宏的身后。

陶玲温情的说道:“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了?不忙吗?”

彦宏没有说话,伸出手来拥抱着陶玲。

此时外面前来购货的人络绎不绝,两个临时雇用来的帮手,正忙着付货,收款。

其实这个时候,陶玲早已心急如焚,外人给自己收钱能放心吗?可是,眼前的彦宏她又舍不得,这个可怜的女人是多么渴望男人的呵护,彦宏又几乎是她的最爱,几次错过良机,心中的遗憾无法言表。

今见彦宏对自己格外的体贴温存,又怎么忍心离开片刻。

陶玲抬起头望向彦宏,顿时感到一阵惊愕:“彦宏,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昨晚熬夜了吗?”陶玲一脸关切的问道。

彦宏心不在焉的回到:“是啊,昨晚没睡好,没事的。”

两个人在门口的小办公室里相互依偎在一起,不时有人投来窥视的目光,令陶玲感到很不舒服。

可今天的彦宏却是一反常态,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一直在想着别的事情。

他想尽快从陶玲的手里拿到钱,然后再回到赌场,那里对他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眼前的一切对他而言,早已成了浮尘。

彦宏有些着急了,他没有改变来时的想法,他想尽快完成自己的第一步,于是,他的手悄悄的开始了活动。

敏感的陶玲一下子惊怵起来,如果换成以往,或者在别的地方,彦宏对自己有这种动作,简直会使她幸福到顶点,可是,外面人来人往的,还有给自己卖货的人,时常进来取东西。

陶玲的心异常紧张,怦怦直跳,轻轻在彦宏耳边说道:“干嘛呀,这么讨厌,别胡来,外面有人呢。”

陶玲的脸红红的,抬起头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彦宏。

彦宏没有看陶玲的眼睛,而是直勾勾的望向外面,一只手如同一条小蛇,不停在陶玲的身上慢慢的游走。

陶玲脸上的微笑不见了,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终于,内心涌动的潮水决堤了:“不要啊,快放手,别这样。”

陶玲挣脱了彦宏,整理一下衣服,来到外面,忙三火四的对正在理货的人交代了几句,又急匆匆回到屋里,冲着彦宏使了个眼色。

彦宏会意,跟着陶玲向货仓里面走去,原来在里面还有一间小屋,里面很少来人,满是灰尘,连个暖气也没有,只有一张办公桌放在角落里,屋里十分的清冷。

陶玲双手环绕住彦宏轻声说道:“干嘛呀这么急?有的是地方,有的是机会,为什么要在这里,多脏呀?”

彦宏也不答话,向外望了望,急不可耐的吻向陶玲。

陶玲真的很焦急,外面正是卖货的最佳时机,哪有这份心思,可是面对眼前的美男,真的舍不得丢下,草草结束了,但是她还是感到无限的温暖,内心更是对彦宏充满了感激。

“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不要再熬夜了。”陶玲温柔的对彦宏说道。

陶玲帮彦宏整理一下衣服,拉起彦宏来到外面,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塞到了彦宏的手里:“要过年了,这是姐的一点心意。”

彦宏本能的推却一下,如果换成以往,他会感到羞愧难当,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望了望陶玲转过身去。

陶玲说道:“我不送你了,我很忙,别忘了姐姐,想着来看我。”

彦宏头也不回,钻进汽车扬长而去,直奔赌场,什么是罪恶,什么叫情意,在这一刻统统消失殆尽,就连良知和以往的善良都抛之脑后。

今天的地下赌场,忽然多了两个陌生的面孔,都是女的,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得极其消瘦,眉眼倒是挺清秀,个子也很高。

另一个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圆圆的脸蛋,体型稍胖,一双三角眼非常的醒目,涂脂抹粉的,着装很是艳丽,两个眼睛滴溜溜乱转,精神抖擞。

彦宏的目光一扫而过,直奔主题,开始了“作业”。

顷刻之间,一堆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坐在一旁看热闹的三角眼女人看了看彦宏说道:“小帅哥,这一会儿全输没了?”

回过头又冲着其他三个人似笑非笑的说道:“老五!别太过分了,你看人家小帅哥多老实呀,别欺负人家!”

这时,那个瘦弱的女孩也凑了过来,望了望彦宏,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帅哥,太漂亮了。”

三角眼女人说道:“这个小帅哥我以前见过,他是乔丽的前男友。”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彦宏装作没听见,默默的看着自己的牌,胖女人的话果然奏效,一连几把,彦宏又赢回来点钱。

胖女人见女孩目不转睛的看着彦宏,忽然笑着说道:“秀儿,是不是看上这个小帅哥了?”

女孩不屑一顾的说道:“笑话,我现在对什么都感兴趣,就是对帅哥不感兴趣,帅哥老是坑我。”

一句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胖女人忽然说道:“很长时间都没看到乔丽了,你最近见过她吗?”她冲着瘦女孩问道。

女孩一脸的不屑一顾:“没见到,最近见到他爸乔智民了,拉了一车东西送给我爸,我爸不要,他还恼了,真有意思。”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一进一出方知长短深浅:适合女生开车的污段子

下一篇:如何把男友撩的控制不住:女朋友一撒娇我就想要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