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体育老师每天都做运动:把课代表按在树上给c了

2021-11-25 21:38: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蔡大爷连忙大声的喊道:“王麻子,你快来看看,鼻涕张还能救吗?”“我看看。”王麻子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但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声,他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尽管。爷

蔡大爷连忙大声的喊道:

“王麻子,你快来看看,鼻涕张还能救吗?”

“我看看。”

王麻子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但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声,他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尽管。

爷爷说不能给人看病,只能给畜生看病。

但遇上人命关天的大事,他能不管吗?今天是特殊情况,爷爷能理解的吧。

就当是给猪看病了。

王麻子。

跟蔡大爷一个村的,平日里沉默寡言,最大的兴趣是天不亮进山采药,晒药,制药。

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兽医。

谁家的猪需要接生或者结扎,谁家的牛需要配种,谁家的马儿难产。

基本都是王麻子的活。

乡里乡亲的,王麻子收费也很良心,给牛接生一次,给50块就够了。

但是也有例外。

给畜生结扎每次收费200块,王麻子说不管是给人、还是给畜生结扎,都是缺德的事,违背了自然规律,理应多收钱。

万物皆有灵性,给动物结扎,要折损阳寿的。

王麻子给畜生结扎简直出神入化,从未失手,他如果不想让一只猪怀孕,这只猪这辈子都别想怀崽子。

说来也巧。

今天王麻子正好来市里办事。

一方面,去宠物医院给狗狗做节育手术,赚点外快补贴家用。

城里人把狗狗当儿子和闺女养,给狗狗做一次节育手术,王麻子能拿到500块。

就说今天,半个小时做了三台结扎手术,赚了2000块,可以给老婆买花裙子穿了。

另一方面,王麻子想进城给自己老婆买点化妆品,王麻子平时比较省钱,但是给自己老婆花钱从不含糊。

出门的时候,王麻子的老婆嘱咐他,如果时间充裕,那就顺便去菜市场买些新鲜的鱼虾回去。

好久没吃鱼虾,想得慌,王麻子就屁颠屁颠跑来了菜市场。

没成想,正在逛着,就赶上这么一出。

人群中有人质疑的问道:

“你是医生?看着不像呢?”

“是!我是医生。”

王麻子回答道:

“当了20年的医生了。”

蔡大爷看到有人怀疑王麻子,立刻跳出来说道:

“哎呀,你们不用怀疑,我认识他,他是我们村的王麻子,人称王圣手,看病厉害着呢,我们村的猪啊,羊啊,牛什么的生病了,或者畜生们遇到难产,都是王麻子给看的。”

“还有,王麻子有个绝活,给畜生结扎,从不失手。”

旁边摊位上的大爷嘲讽道:

“哪凉快,哪待着去,一个兽医给人治病,会治死人的,这肯定不行?”

“闹了半天,原来是兽医,给畜生看病了,我说蔡老头,你是老糊涂了还是怎么滴,想管闲事,也不能添乱啊。”

蔡大爷急了,连忙反驳道:

“你们放心啊,不是我吹牛,王麻子真的很厉害。”

“经过王麻子结扎的畜生,那,保准是干干净净,这辈子都不可能生崽。”

“鼻涕张,这……”

“再不救治,人命都要没了呀,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鼻涕张,说白了也是裤裆里那玩意儿受了伤,跟畜生那个地方结扎不都一样吗。

再说,现在临时找不到医生,王麻子怎么就不能试试了。

蔡大爷唯恐大家不信任,站出来为王麻子背书。

说的活灵活现的,冥王听的津津有味,觉得蔡大爷着实可爱,王兽医也是个善心的医生。

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值得称赞。

听到众人耳朵里,都是倒吸口凉气。

男人们,捂住自己的裤裆,大夏天的,感觉到裤裆凉飕飕的。

女人们,捂住自己的小肚子,怎么感觉这么瘆得慌。

“呜呜……不,不要。”

仅剩下一口气的鼻涕张,一听穿白大褂,满身血迹的男人是兽医,吓得直哼哼。

娘的,太渗人了。

“呜呜……不,不行。”

这他妈是兽医,他鼻涕张怎么着也是个人,怎么能让一个兽医给他看病,这要是真看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他鼻涕张的脸,不是脸吗?

蔡大爷的一席话让众人哑口无言,但,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呢。

再看看地上一脸惨白的鼻涕张,想想刚才蔡大爷说的话。

噗嗤——

有人忍不住竟然笑了。

“哈哈……蔡老头,平时不知道你这么能说。”

“大道理一套一套的,还挺有道理的,也是,就当是给猪治病了吧。”

“王麻子,你就给鼻涕张看看吧,我们大家都给你做证呢。”

几个大妈忍不住调侃蔡老头,听到鼻涕张耳朵了,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猪?

他不是猪。

他是活生生的人。

现场很多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什么事没经过,都是孙子孙女一堆的人了,有什么说什么。

什么腌臜话,都能说的出口。

不管了,救人要紧,再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耽搁下去,鼻涕张的小命真就没了,流血都能流死。

“哎呀,死马当活马医,就让王麻子试试吧。”

“管他猪啊,牛啊,说白了,都差不多。”

“鼻涕张血流不止,又是那个地方挨了一刀,最快的救护车和医生也要半个小时才能到,王兽医,你快动手吧。”

“就是……我看行。”

“动手吧,王兽医。”

“……”

哎呦!

敢情鼻涕张是个没主的野孩子,旁边的大爷大妈就给做主了,当场拍板让王兽医给他治疗。

这,真的好吗?

鼻涕张听到慌了神,气的七窍生烟,却无力蹦跶。

立马嗷嗷大叫。

然而,虚弱的鼻涕张声音微弱,几乎若不可闻。

“不……啊……”

“我……不……要结扎,我……还没……没娶媳妇呢。”

忍着巨疼,鼻涕张终于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他要保持男人最后的尊严,绝对不允许一个给猪、牛、羊、阿猫阿狗看病的兽医给他看病。

死也不答应。

宁愿流血流死,但,鼻涕张显然不能阻止。

鼻涕张两条腿不听使唤的乱扑腾,好几个人硬是按不住。

“哎呀,鼻涕张,别动了,我们是在救你,你还折腾什么,你越折腾,流血流的越多,怎么不知道好赖人呢。”

“就是,蔡老头都说了,王兽医是王圣手,别担心啊。”

“鼻涕张,还要不要命了?哥们几个,过来按住他。”

“这小子‘根’都断了,还那么大力气。”

两个大汉,一人按住鼻涕张的一条腿,努力安抚鼻涕张的情绪。

众人七手八脚的上来帮忙按住鼻涕张。

还是按不住,鼻涕张裤裆里的血渗的更快了,眼看着鼻涕张已经在翻白眼。

这是羊癫疯犯了?

冥王摇摇头,有些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哎,他是怕被结扎。”

冥王好心提醒:

“鼻涕张还想做男人呢,长得丑,想的挺美。”

本文标签:

上一篇:捡到老师的跳开关:跳d放在里面走路感受描述

下一篇:你叫一下我塞一支:捅了语文课代表一节课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