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叫一下我塞一支:捅了语文课代表一节课

2021-11-25 21:39: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原来是这样,哎呀呀,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么多。”“自个把自个阉了,还想当男人,那只能求助老天爷喽。”“哎!真是惨。”“鼻涕张,你不用害怕,

“原来是这样,哎呀呀,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么多。”

“自个把自个阉了,还想当男人,那只能求助老天爷喽。”

“哎!真是惨。”

“鼻涕张,你不用害怕,王兽医只会给畜生结扎,不会给人结扎的。”

“让王兽医给你看看,先止血,兴许还有救。”

蔡大爷絮絮叨叨劝慰着。

惊恐万分的鼻涕张哪里肯听,吓都要吓晕了,还是不停地扑腾。

此时,他谁也不相信。

“啊……”

“不……呜呜……”

冥王实在看不过去了,再不帮忙,这场闹剧没完没了。

烦人得很。

王兽医想救人,根本下不了手,近不了身。

“晕!”

冥王大吼一声,喊了一声晕。

鼻涕张腿儿一蹬,脖子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冥王又在鼻涕张后脑勺轻轻按了一下,输入一丝灵力。

“这……”

王麻子不知冥王使了什么招数,刚才还在乱扑通的鼻涕张竟然晕了过去。

众人皆是一惊。

冥王淡淡的说道:

“行了,别墨迹了,王兽医,治吧。”

“嗯。”

王麻子应了一声。

冥王不想亲自治疗,怕脏了自己的手。

王兽医给鼻涕张止血、消毒和包扎,冥王不会阻止,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人治死人,他只能帮上一把。

王兽医,王圣手,一个给猪做阉割的兽医,竟然在救治自我阉割的鼻涕张。

天道有轮回。

苍天饶过谁。

这都是鼻涕张的报应。

王麻子看了眼冥王,黑溜溜的大眼睛不动声色的闪烁了一下,王麻子不敢多想,继而低头继续给鼻涕张治疗。

王麻子敏感的感觉出,冥王不是一般人。

冥王轻轻地一按,鼻涕张不仅晕了过去,裤裆的血,流的也慢了些。

“谢谢,小先生。”

王麻子点点了头表示谢意。

这年轻人,莫不是高人?

“行了,别墨迹了,快给他消毒包扎,再迟了,命都要没了。”

“嗯。”

王麻子‘嗯’了一声,继而打开黑布袋,拿出给小狗结扎用的手术刀。

一刀隔开了鼻涕张的裤子。

血。

瞬间涌了出来。

“哎呦,流了那么血。”

“废了,彻底废了。”

“哎呦喂,这都断两节了。”

鼻涕张的那玩意儿,血淋淋的,竟然滚了出来。

沾染了一地的泥。

周围一些年轻的小媳妇看了,张大嘴巴,跑到一边呕吐不止。

“呕……”

“好恶心,太吓人啦。”

冥王自然也看到了,站在一边摇摇头。

其实鼻涕张的‘根’,冥王能接上,只需要稍微运用灵力,就可以帮他恢复如初。

但,冥王不会这样做。

他的医术,他的灵力只会救值得救的人。

刚才渡过去的一丝丝灵力,只是为了帮助王麻子,不想他治死人罢了。

不能做男人,是鼻涕张的命数,也是他这辈子坏事做尽的报应,渡人渡己自然功德无量,但有些人无论如何渡,都是渡不了的。

王麻子,看到断成两截的‘根’连连摇头。

“我只能止血,接不上。”

冥王点头,没说话。

王麻子接着说道:

“我是做阉割买卖的,从没做过给人接‘根’的生意。”

“不用跟我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王麻子拿出医用酒精,清洗了鼻涕张滚在地上的那玩意儿,同时清理了鼻涕张的伤口。

把清理干净的‘那玩意儿’装进透明无菌袋子里中存好。

又给鼻涕张的伤口撒上云南白药止血,做了简单的包扎。

手法非常娴熟。

“条件简陋,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赶紧送医院吧,或许还能接上。”

周围很多人想看又不敢看。

有几个胆子大的偷偷瞅着王麻子治疗的整个过程

“哎呦,真吓人,别看了,别看了。”

“哎,小姑娘家家的,看什么看,晚上会做噩梦的。”

“看着这脏东西,还怎么嫁人?”

“脏东西看不得。”

年龄稍微大点的开始撵人,这等脏东西太恶心人,可不能让还没结婚的小姑娘看到,会有阴影的。

呜啊呜啊——

救护车赶到。

鼻涕张被抬上救护车,众人也就悄然散去。

王麻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看着冥王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开口。

“这位小先生,等等。”

“有事?”

冥王停下脚步,看了眼王麻子,没有说话,他就知道王麻子有话要问。

“是,刚才,你用的是什么手法。”

“哦,不过把他打晕了而已,方便你救治,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不,我没眼花,小先生是高人。”

“哈哈,高什么人?”冥王轻轻一笑:

“你想多了吧。”

“不,我虽然是兽医,但,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

“我只不过帮他消毒包扎罢了,真正救他的人是小先生,‘根’断裂还能止住血,这是何等的手段,刚才的病人伤势严重,如果不是小先生的暗中帮了我,这血是不可能止住的。”

王麻子一口断定是冥王暗中帮忙。

“你看错了吧?”

冥王假装听不懂。

“不,小先生,这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冥王叹了口气,看来是遇到高手了,王麻子有两下子。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

扑通!

王麻子众目睽睽之下,给冥王跪了下去。

王麻子的年龄当冥王的爹都够资格了,无缘无故的就这样跪了下去,看得众人皆是一愣。

王麻子怎么给上门女婿下跪了,奇了怪了。

“你这是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小先生,还请答应我一件事。”

哈!

真是新鲜,哪有人上来就给人下跪,还提要求。

冥王来了兴致。

“说说看。”

“请收我为徒,我王麻子行医20多年,从来没见过如此高明的医术。”

冥王摆摆手。

直接打住王麻子的话。

菜市场人多眼杂,不适合谈话,现在的红家已经够惹人注意的,冥王可不想再惹什么麻烦,清净的小日子还没过够呢。

冥王冷哼:“谨言慎行。”

“小先生?”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站起来,跟我来。”

冥王说完,径直走开。

王麻子赶紧跟上,这会子,他也意识到自己确实鲁莽了。

高人向来是低调的,一定不愿让别人知道,王麻子跟着冥王来到菜市场扔垃圾的角落处,这里极少有人来往。

“说吧,你到底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冥王冷冷的说道:“不要拐弯抹角。”

“师父!”

“别乱叫,我可没答应收你为徒,而且,你一把年纪了……”

冥王显然嫌弃王麻子年龄太大,收女佣小夏当学生,那是因为小夏机灵漂亮,跟着二小姐红曼陀耳濡目染学了很多医学知识,加上小夏真心喜欢医学。

重点是那小夏那孩子讨人喜。

至于王麻子……

还是算了吧,太老了。

扑通!

王麻子再次给冥王跪下,冥王拍拍揉揉太阳穴,甚是头疼。

哎呀!

怎么着,王麻子还赖上自己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的体育老师每天都做运动:把课代表按在树上给c了

下一篇: 我写作业老师玩我下面作文:教室里强上英语课代表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