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在阳台:小东西你的小白兔

2021-11-25 22:16: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有这两个字就行了,楚戈的那点蛋疼瞬间就没有了,好像被小手揉过一样。秋无际果然是讲道理知恩义的女人,不枉自己塞给她这么多好品质。楚戈舒爽地去倒水,随口问:“毒手魔君那

有这两个字就行了,楚戈的那点蛋疼瞬间就没有了,好像被小手揉过一样。

秋无际果然是讲道理知恩义的女人,不枉自己塞给她这么多好品质。

楚戈舒爽地去倒水,随口问:“毒手魔君那事怎样?”

“还是中了毒,感觉重要事件会按照你写的走向自我修正。”

楚戈倒水的手顿了一顿,皱眉沉吟。

顿了一会才把水继续倒完:“中毒难受么?”

“还好,解得快。”秋无际的笑意越发浓了。

这是包括楚天歌在内的所有宗门人物都没有问过的一句话,最忠诚的长老和弟子们都没有。

这与他写不写无关,在他既定的戏份之外,人物本当有自己的表现,然而没有人这么问过。

因为别人当她是个强大的宗主,无所不能。

他当她是个自己创造的生命?“我有责任帮助你。”

还是……一个女人?

不知道,但感觉很奇怪。一种……有人心疼的感觉?

有点羞恼,却也有点暖。

楚戈抱着水杯坐在沙发上,边喝水边思索:“这么说来,我写出去的剧情,至少在重要事件上,对于你们就是不可逃脱的定数。我若是写毒手魔君死在你手里而不是元神逃离,他应该就会死。”

秋无际道:“为什么要写他逃离?”

楚戈尴尬地笑了一下:“这种比较强的反派人物,要留给主角做踏脚石的,早早被你杀了还要另外塑造一个,没必要。”

秋无际翻了个白眼。

楚戈也发现秋无际这回表情比以往丰富多了,越发鲜活。

秋无际叹了口气,有点慵懒地坐在他对面,靠在沙发上懒懒道:“所以你就是我们的天意啊,是不是很得意。”

楚戈出神地想了想,摇了摇头:“也许我算你们那个世界的天意……但更大的范畴来说,不是。便如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来,也不知道我的书是不是要扑死。”

他顿了顿,又笑了一下:“你我的相逢有天意,然而这个天意不是我。”

秋无际怔了怔,没说什么。

楚戈忽然道:“我之前在想一个问题……”

“嗯?”

“你的修行法,我可以练么?我明明不会任何修行法,那是我编的,结果可以编出来给我自己修仙?”

秋无际也觉得这有点意思:“那我教你?如果我们的身体构造没有区别的话,你一定是可以学的,主要问题是此界灵气很稀薄,就算练了也没什么成效就是了。”

楚戈点了点头:“也许这灵气的阻碍就是防止我太过bug的补丁?”

秋无际失笑:“你书写多了,该不会觉得自己也是谁书里写出来的,还补丁……”

“禁止套娃。”楚戈严肃地说了一句,又笑道:“就那么一说,现在我们连能不能练都不知道,先试试?”

“嗯……”秋无际传授了一段法诀,又问:“这法诀你写的不?”

“不是,世界根据我的扯淡自我衍生的吧。我抄了点道经的内容比如云笈七签什么的,不知道算不算……”

“这个世界的道经……我想看看。”

“这玩意我买过资料,各类道经,别看都是些文字,转pdf存起来十几g呢,电脑里就存着。”

秋无际暂时听不懂什么pdf什么十几g,听起来很多的样子,便一时不急,转回正题道:“刚才传你的是心法,现在传你运气之法,你要认真记,有点偏差会出问题的,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宗的修行法,最是浩然正大,十二正经为主,奇经为辅,是为……”

“等等等等……”楚戈小心翼翼地问:“十二正经具体在哪,我怎么运气?”

秋无际瞪大了眼睛。

寂静。

这是你写的!你写我们走十二正经的修行法!

然后你问我十二正经在哪!

我以为你看了几个g的道经很懂呢,你问我经脉在哪!就这样的人创造了我们的世界?

秋无际很想打他。

“别说是我不讲道理欺负你!换了个人一样揍你!”秋无际终于没忍住,把楚戈掀翻在沙发上揍了一顿:“在、在哪、在哪,你说在哪!”

楚戈抱头挨揍,这次倒没感觉揍得疼,她摁在身上,幽香隐隐,那感觉……嗯……

秋无际收着力气打人,自己揍了一会也觉没劲,便又气鼓鼓地起身,哼了一声走向阳台透气儿。

一眼就看到自己之前的衣服晾在外面,随风飘啊飘的。

秋无际半张着嘴,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的丝袜皱巴巴的迎风飘荡,那感觉就像被人在手里揉过一样……

还有那些内衣裤……当时都是直接从自己手上脱落的,这看着就很淫靡。

红晕迅速爬上了面颊。

离开的时候哪想过还有这么一着,刚刚贴身穿着的私密衣物转头就被他拿在手上……还不知道做过什么……

做过什么你还不能问,毕竟看上去只是帮你洗了,一番好意你难道还要去揍人?

秋无际憋了老半天,嘴唇蠕动了好一阵子,才憋出一句话来:“以后不用帮我洗衣服,我、我自己来。”

楚戈也跑出来探头看了一眼,脸上也有点发黑。

那皱成一团的丝袜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是被自己拿着干嘛了似的,楚戈确定自己没这么干过啊?

难道孤好梦中恋物?

完了又要挨揍了……楚戈小心翼翼地往后退。

秋无际板着脸瞪了他半天,没揍人,心中倒是泛起了这样的念头:孤男寡女一起生活,真是说一句光风霁月就没问题了吗?

嗯,没问题,问心无愧即可。

她深深吸了口气:“以后我自己幻化这种衣物即可,上次心思纷乱,没想明白……本来可以省下这笔钱的。”

“不是没想明白,是你刻意要尝试此世的生活模式罢了。”楚戈人都退到客厅里了,声音还在回应:“所以何必又用幻化,融入此世就彻底点啊。”

“省钱还不乐意?说是借的也不知道几时能还你。”

“我稿费今天到账,没那么窘迫的,应该说月入过万比绝大部分人都过得好了,只要能稳住。”

秋无际终于忍不住冷笑:“我看是你想要有衣服的实物好做点什么吧!”

楚戈暴跳:“我!不!是!变!态!”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想做点什么,按理根本不想,但隐隐觉得……没有实实在在的物品看得见摸得着,全是幻化的话,那还是个真实的人么?

留下衣物的那一天,远比更前一次消失给人的触动大得多了。那时候感觉像做了一场梦,而这一次却是感受到了离别。

不过还好,她回来得很快,就像是出了一趟差。

这次回来的她,更鲜活了,越发像是二维单薄地描写出来的仙子,全面立体地降临人间。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不…不可以,你太大了难受:我们去沙发上试试

下一篇: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好不好小说:宝贝看镜子我怎么c你的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