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用木塞堵住不能流出来:取分泌物医生一直揉

2021-11-25 23:00: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您可……”秦华春目光中满是敬意:“您可真是深藏不露啊!”秦华春认为,赵培儒在这胰腺炎这一领域上的造诣,绝对比他高得多,强得多!也珍贵的多。

“您可……”

秦华春目光中满是敬意:“您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秦华春认为,赵培儒在这胰腺炎这一领域上的造诣,绝对比他高得多,强得多!

也珍贵的多。

因为和他秦华春一样会做这台胰腺切除手术的医生,数不胜数。

但能想到改进思路的,少之又少,用武侠里的话,这就叫万中无一。

单论这一点,赵培儒的水平,就比他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秦华春脑海里,还剩下一个念头:

既然四院在“胰腺十二指肠切除”的水平这么高,为啥还要交换他过来讲课啊……

众多学生们,听到秦华春的这些话,心里也琢磨过滋味来……

赵老师的思路,把秦老师也说动了!

这意味着太多东西了!说明这种新思路,不仅很可能是正确的,而且是更先进的,是对病人更友好的。

秦华春苦笑着,开口道:“赵老师,您既然有这么高超的技术,哪还用得着我来讲课啊?应该是您给我当老师才对吧!”

赵培儒随口一笑道:“交换经验,才能互相提高。”

“你们济仁医院有丰富的临床一线经验,以及从大量从实际工作中总结出来的术前、术中、术后经验,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我们四院学习的。”

他这话一说,秦华春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看,说的多朴实!多务实!

赵老师已经做到返璞归真,注重基础细节了!这是他这个层次的很多医生,最欠缺的。也是很多一门心思追求“高精尖”技术的人,还远远达不到的境界。

同时,秦华春心里,也多了几分庆幸。

幸好这次来四院讲课。

虽说被人家的新思路比下去了,但若不是这次机会,他哪能听到这么先进“不切除胰头”新思路?

那条坊间传言,传的太对了。

只要能和赵培儒聊上一会儿,就有可能得到指点,从而让你的医术水平提高!

说的简直太对了!

秦华春心里想着,以后要是有机会了,一定要多来拜访拜访赵培儒!

身后的众多四院医生,听了赵培儒的这些话,脸上也多了几分认真和郑重。

确实,刚才秦华春的讲课内容中,涉及到了诸多细节,都非常值得学习。

抛开那一套落后的切除术,其他的许多共通细节,都是济仁医院这些年从上万台切除手术中,不断摸索总结的黄金经验。

“那个……赵老师。”

秦华春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我的理论课之后,还有一台实例手术要做。”

“我想……请您指点一下这台手术,您看行吗?”

秦华春惴惴不安,也不知道赵培儒会不会答应。

新思路被赵培儒阐述出来后,所有学生的思绪,明显都已经放在新思路上。这时候他再继续用旧方法旧思路去做手术教学,谁还有心思看?

但如果用新思路……他可没把握能拿下来。

刚才他只听了两个解决方向。但里面的种种细节和需要注意的点,都还没有摸清掌握呢。

只有请动赵培儒这位“方案提供者”才行。

赵培儒微微点头:“可以。”

这是他的任务,当然要做了。

秦华春听到赵培儒答应,顿时大喜!

太好了!

赵老师参与到他的手术,意味着他不仅能得到新方案中具体思路上的指导。说不定,还能见到赵老师那神乎其神的操作技术!

秦华春兴奋无比:“那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讨论一下具体方案?”

赵培儒看看时间:“就现在吧。”

按照秦华春原本的安排,下午就要手术。

现在距离下午,还有几个小时,正好用来讨论出具体方案。

说是讨论,实际上就是赵培儒需要临时培训一下秦华春,让其当自己的二助。

赵培儒带着秦华春,孟祥,牧思思三人,来到他的办公室,讲解分配,分配具体方案任务。

随着赵培儒的讲解,秦华春也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到了这种新思路的妙处。

越是了解,越是被折服!

“赵老师的这种保留胰头的切除术,因为解剖难度较复杂,操作难度上,比之前要稍高一些。”

“但问题不大,即便是我们济仁医院的年轻医生,稍加练习和培训后,也能拿下!”

“但因此而带来的好处,却太多了!”

“切除范围小,创伤轻,对病人更友好,对省里影响小,病人术后康复快,可预见的并发症更少,疼痛缓解,住院时间等都能得以改善。”

秦华春越来越看好这种新思路、新方案。

更让他心惊的是……

在整个讨论过程中,他多次想帮忙细化方案。

可到头来发现,赵培儒已经将这份方案细化的很成熟了,完全没有他可发挥的空间了。

“赵老师对方案的完善细化能力,太强了啊!”

秦华春佩服的都心颤!

难怪能拿下863项目那种庞大的项目工程。

这种完善方案,构思细节,梳理流程的能力,在他见过的所有人里,无人能出其右!

“不仅能提出思路,还能完善方案,世上竟然真的有人,能同时兼具这两种优质优点!”

秦华春暗暗咋舌。

他所知道的很多领域名医,能具备一种优质优点就了不得了。这种两种优点具备,还全都非常优秀的,可太罕见,太难得了!

……

与此同时。

马林、柴宝荣等人,从会议室课堂离开后,碰到了大外科主任向谭。

向谭道:“你们和济仁医院的秦华春主任说一声,病人的术前准备全都准备好了,下午两点,可以准时开始手术。”

秦华春可是过来授课的,这些“准备”的活儿,当然是四院帮忙做了。

马林道:”向主任,我正想跟您汇报呢。“

“刚才课堂上,手术方案改了,病人的术前准备可能有些也得跟着改。”

改方案了?

向谭一愣。

还有这种事?

秦华春是过来授课的,所教的技术,自然是济仁医院最先进的“胰腺十二指肠切除术”,怎么会突然改方案?

马林把刚才课堂上发生的一切,简单说了一遍:“是赵老师……”

向谭都听懵了。

赵培儒把人家来讲课的老师,给反向讲课了?还把人秦主任给说服了?

而且,还要在下午的实例手术中,展现他的新思路新方案?

“能把济仁秦主任也说服了,说明赵主任这方案,肯定有其先进性。“

向谭在发懵之后,还是很惊喜的:“要是早知道赵主任有这种技术,咱四院就不引进‘胰腺切除术’了。”

赵培儒的“胰腺切除技术”,竟然比济仁医院的都要优秀!

这的喜讯来的太突然了。

“这事,我得告诉潘院长他们一声。”

不仅是去报喜。

这事还涉及到“对口协议”,涉及到两家医院,得知会院领导知道。

……

秦华春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也回到济仁医院,汇报了这件事。

他如实的把赵培儒拿出了更先进、更优秀技术方案的时,和院领导说了。

副院长陶江涛听了这话,先是一惊。

“赵主任在胰腺切除术上的造诣,竟然也这么高?”

秦华春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已经和赵老师探讨过具体的方案了,他的方案可行性非常高,我全程推演下来,感觉这种技术,应该也是从普通的胰腺切除术上改良过来的,把很多细节都优化了,还重点考虑了胰头部分的保留工作。”

副院长陶江涛微微点头。

他陶江涛和赵培儒是老熟人了,对赵培儒可以说非常熟悉。

但他和赵培儒打交道,更多是在“胆管胆囊”领域。

没想到,赵培儒在胰腺十二指肠上,也有如此造诣。

“赵主任这颗大脑,不仅涉及的细分领域多,而且还想法多,拿出来的,还全是值钱的玩意儿。”

副院长陶江涛都忍不住感慨道:“赵培儒那颗大脑,可太值钱了。”

他想了想,给下面的医务科长,打了个电话。

让他和四院重新接洽,取消这次“胰腺十二指肠切除术”的对口协议,换成其他的技术。

挂掉电话后。

陶江涛笑道:“秦主任,赵主任这个人我了解。能让他郑重其事拿出来的技术,肯定不简单。”

“肯定是值得去观摩、学习的。”

“这样吧。”

陶江涛笑道:“你去科室安排一下,把咱医院所有涉及胰腺领域的医生们,都抽调过去,下午都给我去观摩学习。”

秦华春心里稍稍一惊,没想到陶院长对赵培儒技术的重视程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

他哪知道,这全是陶江涛之前在“胆管胆囊”领域和赵培儒打交道时,形成的血泪经验。

“好。”

秦华春点点头,又迟疑道:“可是四院那边……”

贸然冒出这么多人过去观摩,肯定得先和四院那边打个招呼。

陶江涛:“这事,我和四院的宋院长电话谈,你尽管带人过去就行。“

安排完这事后。

陶江涛心里哑然失笑。

每次都是四院赵培儒讲课,别的医院听课。

这次,好不容易济仁医院能过去给四院讲一次课。结果又变成过去听课了。

……

到了手术时间。

观摩室呼啦一下子,涌入了两大批人。

一边是四院的众多医生,一边是济仁医院的众多医生。

也是四院新外科楼现在条件好了,观摩室也宽敞了,才容纳得下这么多人,要是换做以前,这些人都得去旁边的多媒体室,通过大屏幕来观摩。

众人看到,手术台上,赵培儒作为主刀,小孟和秦华春作为他的助手,正在做术前的最后清点。

“我听说,咱整个东南五省,用的最先进的技术,都是像济仁医院这种胰腺切除术。今天赵老师这台手术如果能成功,岂不是咱东南地区的胰腺切除技术,都要被‘革命‘了?”

众学生微微点头。

“确实,目前各个省份的胰腺切除水平,都处在一个层次上。如果赵主任今天成功了,那么这种保留胰头技术,就会成为先进技术代表。超过各个省份!”

众人心下,充满了期待!

他们是正在见证一台“先进技术”的诞生啊!

“不过话说回来,想保留胰头也没那么容易,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

“是啊,咱只知道,赵主任打算用两种办法来改进技术,但在实操时,这两种改进能否成功,也还都是未知数啊。”

众人都没资格参与上午的“具体方案制定”,不免欠缺了几分信心。

……

作为助手的秦华春,此刻内心里也满是振奋和期待!

“新方案,新技术!”

他作为主攻胰腺切除的人员,太久没看到这个细分领域有所突破了。

这一台手术,就肩负着这种使命!

而若是能成功,他秦华春作为手术参与者,也算是见证了历史,参与了历史。

“希望,一切能顺利!”

“也不知道,我待会的操作,是否会拖累了赵老师。”

秦华春吞咽了口口水,他看过很多赵培儒的手术教学视频,很清楚赵培儒那神乎其神的操作有多恐怖。

手术台上,赵培儒道:“都准备好了吧?”

“开始进腹。”

他在孟祥的辅助下,进腹,分离肠系膜上静脉血管浅面、胰颈部深面、胰腺上缘门静脉浅面,横断胰腺……

“呼!胰腺横断成功了!”

秦华春暗暗捏了把汗。

置身于手术台上时,才能真正明白,赵培儒那种高超的操作,有多恐怖。

别说是赵培儒了,就连旁边的孟祥,在赵培儒的指挥下,速度竟然都很快。他秦华春,作为济仁医院的科主任,也算是非常优秀的医生了,可同样有种跟不上的无力感。

但,也正是因为有赵培儒在,即便是他两个助手稍有些拉胯,赵培儒也能靠着一己之力完成很多操作。

之后置入硅胶管完成,缝合胰头断面。

在此过程中,保留与十二指肠降部联系紧密的胰腺组织。

随后,切除肿块部分,吸取内部的的黄白色硬质物质,缝闭胰管,吻合空结肠,常规放置引流管。

最终,检查出否有出漏血,检查引流管,缝合关腹!

整台手术,全部完成!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下周我回来检查若若: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

下一篇: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戴着晚上回来检查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