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正文

女班主任用身体奖励我_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

看拳的观众时而会自己开赌,但这里的氛围与赌场有些不一样,不是专门为了赌而赌,在很多情况下,是因为各自的看法不同…

看拳的观众时而会自己开赌,但这里的氛围与赌场有些不一样,不是专门为了赌而赌,在很多情况下,是因为各自的看法不同,支持的拳手不一样,然后才开始赌。

  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夜星宇看好象牙,严芝琥看好钢筋,于是由严芝琥提议赌一场,欧阳婷立刻代表夜星宇点头答应,并提供赌注。

  欧阳婷并不是相信象牙,她是相信夜星宇,跟这个男人相处了几个小时,就会发现他有一种非常独特的个人魅力,淡定自如,让人信服。

  而严芝琥的信心是来源于谭奇俊的献计,她向谭奇俊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轻轻一点头,用左手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一口饮尽。

  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动作,不会引起他人注意,包括夜星宇在内,都没有发现其中有问题。

  实际上,谭奇俊借着举杯的动作,已经向某人发送了暗号,接下来该怎么做,自然会按照计划走。

  竞技比赛很快开始,由陌生的挑战者钢筋对战获胜两场的象牙。

  其实,这个钢筋就是谭奇俊用来帮助严芝琥的重要棋子,他是谭家新招募的古武者,外家巅峰境界,具备很强的实力,就算对上暗劲高手,也不至于很快落败,可以说是外家武者当中最厉害的那一小撮。

  谭奇俊安排他上台参战,不止是因为他实力强,更重要的一点,他是初次露面的生面孔。

  实力强,就能够控制胜负;生面孔,就不会惹人怀疑。

  所以严芝琥要先问出夜星宇的答案,再决定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如果夜星宇看好象牙,那么就让钢筋狠狠地击败对手;如果夜星宇看好钢筋,那就更简单了,直接让钢筋故意放水,输掉比赛。

  而谭奇俊端酒杯的动作就是暗号,他如果用右手举起酒杯,却没有喝,那就表示希望钢筋输掉比赛。

  但如果是左手拿起杯子,且把杯中酒喝光,那就意味着让钢筋击垮对手。

  台上还未正式开打的钢筋一直暗中留意这边,看到谭奇俊的动作,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在严芝琥看来,她这次是胜券在握,无论夜星宇怎么选择,都注定要输。

  除非,象牙牛逼到能够击败钢筋,方能破局。

  说起来也是搞笑,谭奇俊在不久前还信誓旦旦地说什么公平公正,不会作假,转眼就自己破坏了规矩,为了讨得美人欢心,亲自安排了一个局。

  这样看来,谭奇俊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说一套,做一套。

  然而,千算万算,他们都没有想到,象牙并不是普通的外家武者,而是早已跨入到内家境界,距离丹劲只差半步。

  此人虽然用缩骨功改变了体型,导致实力发挥不到一半,可要击败钢筋,也并非难事。

  刚开始的时侯,钢筋看起来是要厉害不少,连连抢攻,而象牙则不断退让,屈居下风。

  当然,这是演戏,象牙虽退不败,看似有点狼狈,实际并没有吃亏。

  随着时间推移,象牙渐渐扳回局面,与钢筋斗得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他能稳得住,对手就有点心态不稳了,急于表现的钢筋打得越来越急躁,不时出险招。

  到了开赛后五分二十四秒,被寄予厚望的钢筋终于失手,连中三拳,重伤吐血,并且倒地不起。

  象牙取得了三连胜,破掉了谭奇俊的布局,同时也击溃了严芝琥的幻想。

  “哈哈哈哈——”欧阳婷开心地笑起来,对着严芝琥勾了勾手指头,“傻妞,快把车钥匙拿过来!”

  严芝琥根本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兀自反应不过来,仍旧望着铁笼子发呆。

  直到欧阳婷再次催促,严芝琥才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既恼怒又不舍,最终还是一咬牙,拿起桌面上的车钥匙扔向欧阳婷。

  欧阳婷接住了车钥匙,转手就递给夜星宇:“她这车我不喜欢,但适合你用。”

  夜星宇也不客气,微一点头,就把车钥匙收下,随手放进衣兜里。

  时帆的车要在暗中还回去,而今天开去天堂湾的车是林家的,夜星宇在帝都这边并没有自己的私车,出行不是很方便,现在有便宜送上门,不要白不要,反正用得上。

  另一边,严芝琥气乎乎地瞪了谭奇俊一眼,要不是因为对方是谭大彪的儿子,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都是这家伙,害得自己把爱车给输掉了,还被欧阳婷看了笑话,可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严家人的脾气向来不怎么好,有时候发起火来连自己都怕,可是北盟会的影响力丝毫不逊色于严家,严芝琥再生气,也不可能动手暴打谭奇俊,便只能强忍着怒火,仅仅用难看的脸色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但经此一事,严芝琥对谭奇俊的观感已经大幅度下降,并且不再信任他的能力,甚至开始讨厌此人。

  谭奇俊也很无奈,好心想帮忙,却把事情给办砸了,弄巧成拙,适得其反。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招揽来的外家巅峰高手,居然打不过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陌生武者。

  谭奇俊在气恼的同时,心中也有诸多疑问,搞不清楚是从哪冒出来的高手,貌不惊人,实力却很不俗。

  象牙表现出来的力量水平还达不到暗劲高手的层次,他能连胜三场,靠的是经验和技巧,不是以力压人,所以不论是谭奇俊还是严芝琥,又或者是李洋和欧阳婷,都没看出象牙已经达到了内家境界。

  内家高手出来打黑拳,曾经有过先例,但都是光明正大,不会藏头露尾,而与之交战的对手,当然也要安排相同的境界,要不然就是大人打小孩,完全没意思,还落得个恃强凌弱、胜之不武的坏名声。

  况且,古武者本就不多,能练到暗劲的名家就更为稀少,就算是地下世界的厉害杀手,多多少少也有点知名度。

  但是在谭奇俊的印象中,北盟会的档案资料里根本没有象牙这一号人物,这就让他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