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正文

把米青堵在肚子里去上学|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过两天是周末,你要还在盛凌,二叔陪你四处逛逛。”坐着出租车,秦家勇先把秦正凡送到云澜山庄小区门口,在秦正凡下…

“过两天是周末,你要还在盛凌,二叔陪你四处逛逛。”坐着出租车,秦家勇先把秦正凡送到云澜山庄小区门口,在秦正凡下车时,秦家勇对他说道。

  “好的,二叔。”秦正凡回道,然后又伸手揉了揉秦桐桐的脑袋,笑道:“大哥这两天给你准备准备,只要你稍微用心一些,包你能考上盛凌二中。”

  “大哥,盛凌二中很难考的,你的学习诀窍真有那么厉害吗?”秦桐桐不信道。

  “哈哈,别忘了你大哥十五岁就考上南江大学了,这可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学。”秦正凡笑道,说着下了车,冲三叔和堂妹挥挥手。

  目送车子离去,秦正凡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

  “竟然把我三叔从青潭区住建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调到了文史馆,看来我三叔是触犯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或者得罪了一些人。那个方泊是青潭区副区长,肯定没少在背后做动作。就算没有,竟然敢打我三婶的主意,破坏我三叔家感情,也是极为可恶!”

  心中想着,秦正凡转身不急不缓走回鲁文渊的私人别墅。

  回到别墅,见鲁文渊还没回来,秦正凡微微皱了下眉头,不过并没有急着给他打电话。

  盛凌市是鲁文渊的地头,他就算要调查一些事情,要帮助他三叔,肯定也是要先问问鲁文渊,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若鲁文渊不好办,他才会动用一些特殊手段,或者自己玄异管理局主任专家的身份。

  不过后者有公权私用的嫌疑,而且秦正凡也不想跟玄异管理局牵扯太多的关系。

  ……

  鲁家坐落在盛凌市西郊,占地百亩,背靠山岭,前有溪河流淌而过。

  除了靠山那面之外,其他三面都有高大围墙围绕。

  正门是一对大门镶着闪亮铜钉、铜环,两边放着一对足有两人高的石雕麒麟。

  围墙里面,是一栋栋坐落有致的别墅,还有假山花园,小桥流水,在围墙里面,靠山那一面有一个占地足足有三千平米的练武场和依山而建,古朴中透着一丝威严的鲁家祠堂。

  这一切无不彰显着鲁家雄厚的财势和悠久的家族传承。

  祠堂正厅,鲁家家族议事之厅。

  正对大门的方向一字排开的是五张檀木椅子。

  中间一张代表着当代族长也就是鲁家家长之位,两边四张椅子代表着鲁家四位族老的位置。

  这五人便组成锦唐州鲁家最高权力机构,关系着家族兴衰的重要决定就是由他们五人做出。

  当代鲁家家长是鲁远集团董事长,鲁文渊的侄子鲁仲锋。

  四位族老则都是鲁仲锋的叔伯。

  议事厅左右两边各摆放着一列椅子,一般有资格坐左右两边椅子的,只有族中文字辈老人和鲁仲锋同辈的二代子女,三代中只有个别最杰出的人物。

  左列第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位面相威严,气质不凡的中年男子。

  这时若有盛凌市官场中人在场,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位中年男子赫然是锦唐州副州长鲁仲超。

  鲁仲超并不是鲁家直系子弟,是鲁家远房旁支子弟,也就是说论血缘跟鲁文渊等人已经隔得很远了。

  但像鲁家这样的大家族,目光都是放得比较远的,平时也会关注远房旁支族人,一旦发现这些旁支族人的子弟中有可栽培的苗子,也会不惜血本栽培的。

  鲁仲超就是鲁家远房旁支族人中的杰出子弟,得到了鲁家的大力栽培。

  鲁仲超也没辜负鲁家的期望,在仕途上凭着努力还有鲁家的人脉,竟然一路爬到了锦唐州副州长的位置,而是还是常务副州长。

  本来,远房旁支族人的二代子女是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家族会议的,但到了鲁仲远今时今日的职位,他在鲁家的地位已经是举足轻重,不仅有资格,而且还坐在了仅次于族长和族老的位置上。

  不仅如此,不是关系着家族兴亡大事,鲁家也绝对不会轻易请他出马,他有着自己的决定权和自由。

  这也是鲁家和鲁仲远始终保持着和谐关系的原因所在,也是鲁家聪明之处。

  否则,到了鲁仲远今日的地位,就算还顾念着鲁家当年的栽培之恩,鲁家若老是麻烦他,让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双方的关系恐怕很快就不复存在。

  在鲁仲远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位年龄大概在七十岁左右的老者,此时正悠然自得地抚着山羊胡。

  在议事厅的中间,则傲然立着一位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双目精光电闪,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势,赫然已经达到了采灵七层巅峰。

  四十岁,采灵七层巅峰,这样的修为,哪怕锦唐州是玄门大州,也算是中坚力量这一代中最拔尖的人物,也是最有希望踏入玄师境界的玄门术士。

  “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我们鲁家能传承这么多年,长盛不衰,秉承的也是这个道理!我鲁仲敛,师从赤月宗宗主,年三十八岁就已经达采灵七层巅峰,只差一步便是采灵八层。”

  “而鲁仲锋呢?身为族长,年近五十岁,却还停滞在采灵六层踏步不前,也好退位让贤了。”中年男子也就是鲁仲敛双目如刀地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坐在族长之位的鲁仲锋身上。

  鲁仲敛的声音配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显得非常霸道和有力,让议事大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鲁仲锋面露一丝愠怒之色,但身为族长实力输给鲁仲敛一大截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为了顾及族长的权威,这时他也不便亲自开口辩解,所以只是将目光扫过下方。

  但鲁仲敛修为达采灵七层巅峰,今生有望玄师境界,又背靠锦唐州古老门派赤月宗,下面那些参加会议的族人都心有忌惮,不敢卷入这族长之争,纷纷避开族长投来的目光,而以鲁仲远的地位,虽然有资格卷入这族长之争,但他身为政府官员,又是鲁家远房旁支,却是不想卷入鲁家族长之争中,只想做个旁听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