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户外 正文

半山观世界

麦琪旅游频道:半山观世界   何雨恒(绵阳) 人生在世,当以何种角度观世界? 其实,人类认识世界的过程就像爬山…

麦琪旅游频道:半山观世界

  何雨恒(绵阳)

人生在世,当以何种角度观世界?

其实,人类认识世界的过程就像爬山,完全可以借用王国维的读书三境界。当人们年轻的时候,处于“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第一重境界,不少年轻人好高骛远,直奔山顶而去。可山顶不一定就是欣赏世界的最佳所在,“高处不胜寒”嘛。稍有不慎,便可能跌入深渊,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是百年人。站在高处,虽可仰视日月之光,但因缺少云雾之渲染,颜色必定相差几分;虽可俯视人间万物,但因相距甚远,未必能看得真切可人。

自然界中山顶之处,要么风刀霜剑,要么萧瑟无物。身处如此单调乏味之环境,安可有包容万物,孕养山川之情操?再观人世天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待浮华褪去,唯有历史的马蹄踏碎了亘古。始皇履至尊而制六合,独步天下,谁人可敌?身处人间高峰,可万千年后,除了翻修了一次又一次的长城,只剩下无边大漠凄苦的诉说,以及汗青上关于种种暴行的记载,人民痛苦的呻吟。又言今朝,个别党政干部以权谋私,卖官鬻爵,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之后,留下了的只有悔恨的叹息。他们虽曾有站在高处的辉煌,但最终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令人扼腕。

既然高处如此险恶,那必然会有人选择在低处苟且一生,且以各种“逍遥自在”为借口,掩盖难当大责之羞愧。吾辈儿郎正值风华正茂,理应以身许国许时代,激浊扬清。人一辈子该怎么过?“水煮鸡蛋,水煮萝卜,水煮茶叶。”我们切不可做水煮鸡蛋,麻木不仁,消极避世。所谓山脚看世界,不过是做井底之蛙,徒然欣赏自己的影子罢了。在自然中,我们能在深山巨谷中,了无人迹处发现它们的存在,它们或是空谷幽兰,或是悬崖腊梅。它们独自盛开,独自凋零,孤芳自赏。纵然开花结果,无人欣赏花的美丽,也无人知晓果的香甜。纵有陆游“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之盛赞,其香能有几人享有呢?再看人世间,诸如陶渊明之流,虽有佳名傲骨传千古,但他的内心就真的如此坦然,无一丝懊悔之意吗?我看未必。虽然魏晋世道昏暗,非一人之力可挽狂澜于既倒。但魏晋士林风骨冠绝天下,想必有仁人志士可共襄伟业。定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这比终日对菊赏月,平淡无奇的生活不是更有色彩吗?

大哲学家尼采曾说过:“在半山坡观世界最美。”我深以为然。因为半山坡处,有山有泉,有虫鱼,有鸟兽,又有万般风情。岂非欣赏世界之佳处乎?当你踏遍万水千山,蓦然回首时,发现半山之处方为赏景之佳处。抬首仰望,巍峨的群峰仍待人们去攀登,不会因山前无路而停止前进的步伐。生命不息,当奋斗不止;俯首回望,也不会因年华老去碌碌无为而悔恨。来时的路,或欢笑,或艰辛,都成了有去无回的岁月旅行中一道道风景。留下永恒的回忆与不变的初心。不会因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前代的榜样,就是最佳的证明。谢安般在半山窥望时局,寻机东山再起,重挑经邦济世之责任。欧阳修般知晓进退之道,在半山看透了官场的尔虞我诈,告老隐居,于山水间畅享人生至乐,安享晚年。在群星璀璨的华夏文坛上留下自己的一席之地。在半山之处,可用无畏之心向前看,用无悔之心向后看,以谦卑之姿向上看,以慈悲之态向下看。不迷失自我,永葆活力。“在路上,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在半山之处,让我们的力量更加磅礴。

人生如茶须慢品,岁月似歌要静听。愿诸君都能在自己的半山之处,用平静的心态看花开花落,观云卷云舒。用最佳的角度观世界。

责任编辑:麦琪旅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