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正文

《医妃倾天下》

第1章 穿越成妃 北唐,楚王府凤仪阁。 蜡烛摇曳,半旧的大红喜字,散开柔和的芒荧,漫着墙上jiaochan着的…

头条热点

第1章 穿越成妃

北唐,楚王府凤仪阁。

蜡烛摇曳,半旧的大红喜字,散开柔和的芒荧,漫着墙上jiaochan着的一双影子。

元卿凌的脸上没有一丝愉悦,只有隐忍和不甘。

成亲一年,他不曾碰过她半分,前天入宫,太后看着她平坦的小腹,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侧妃之事,她才不得已告知太后他们成亲一年,还没圆房。

她不想哭诉告状,她只是,不甘心啊。

从十三岁第一次见他,她的心便系在了他的身上,用尽办法嫁给他为妃。

本以为,再冷的石头,她也能捂热,可始终是高估了自己。

看到他眼底的冷意之后,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恨意,她费力撑起身子,用力咬住他的唇。

鲜血溢出。

他眸色一沉,起身,一巴掌劈向她的脸,“元卿凌,本王如你所愿与你圆房,可从今往后,本王与你形同陌路。”

元卿凌笑了起来,笑得绝望悲凉,“你果然恨我。”

他无一丝眷恋地起身。

修长的腿一踢,桌子椅子轰然倒地。

“恨?你不配,本王只是厌恶你,在本王眼中,你便如那逐臭的蝇虫,叫人憎恶,否则,本王也不需要喝药才来与你圆房。”

青袍消失在门口,只有冰冷的风从门口卷入,瞬间便冷却了她的心。

他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以后不必把她当主子看,只当我楚王府多养了一条狗。”

痛,真痛啊,她如愿以偿与他圆房了,但是,他却用这种方式,碾碎了她的心。

她拔出头上的簪子……

凤仪宫中,传出侍女的惊叫声。

“王妃自尽了……”

黑沉笼罩着凤仪阁,其嬷嬷送了大夫出去,转身寒着脸进了屋中。

“王妃若要死,等王爷休了你回去再死,休得脏了王府的地,再给王爷沾了晦气。”

元卿凌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凶恶的妇女。

“水……”

她嗓子干得要命。

“有本事去死,就有本事自己倒水喝。”其嬷嬷说完,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呸了一声便出去了。

元卿凌挣扎着起身,全身像散架一样的疼,颤巍巍地倒了一杯水,喝下去,才觉得是真的活过来了。

她看向自己手腕上的伤口,有片刻的怔忡,到现在还不太能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从小便被称为神童,是二十二世纪最年轻的医学博士研究生,拿下博士学位之后又醉心病毒学,后被一家生物公司聘用,研发一种刺激开发大脑的药物。

第2章 受伤的火哥儿

她注射了自己研发的药物,昏倒醒来,便在这里了。

脑子里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在慢慢交缠。

静候嫡女元卿凌,思慕楚王宇文皓已久,十五岁及笄后,到公主府饮宴,设下计谋陷害楚王“轻薄”了她,一番寻死觅活之下,得偿所愿成为楚王妃。

只可惜,嫁入王府一年,费尽心思,楚王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从天才博士晋升到某不知名朝代的楚王妃,元卿凌唯一可惜的是她手头上的研究项目不能再进行了。

失血过多让她的觉得脑子昏昏沉沉,她干脆什么都不想,走回床前,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惨烈的痛叫声。

“快,快去叫大夫!”

血腥的味道,从虚掩的木门透进来。

元卿凌双手扶着椅子,看了出去。

只见其嬷嬷和一名侍女扶着一名小厮坐在廊前,那小厮的眼睛汩汩流血,有东西插在了眼睛里,急痛得放声大哭。

其嬷嬷着急得很,想把那尖锐物从流血处拔掉。

元卿凌见状,也不顾身体各处都疼痛,快步走了出去,“不许动!”

其嬷嬷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她,没好气地道:“没王妃什么事,王妃回去吧。”

元卿凌看了一下,心中稍松,那尖锐物是一枚钉子,不是插入眼球,而是在眼角边缘擦着眼角插了进去。

钉子没入很深,若强行拔掉,会伤了角膜甚至引起眼球爆破。

“镊子,棉花,针,烈酒,再以乌头、莨菪子、麻蕡、羊踯躅,曼陀罗花熬汤拿上来,要快!”元卿凌拉开其嬷嬷,沉稳地吩咐道。

其嬷嬷一把推开她,狂怒地道:“你别碰我孙子。”

“你等到大夫……”

其嬷嬷见她还要再说,竟使劲推搡她进了屋中,把门关起来。

元卿凌被推跌在地上,脑子里有一句冰冷的话在回荡,“不必把她当主子看待,便当我楚王府多养了一条狗。”

她只是一条狗,自然,下人们也不会尊重她。

元卿凌躺回了床上,听着外头那小厮的痛哭声,心里沉重无力。

声音渐渐地远去,应该是被安置到了其他地方。

那孩子,大概就十岁左右?

可惜了,若延误治疗,伤了眼睛不说,还可能因为感染而丢命。

元卿凌没什么悲天悯人的心肠,她只认为自己学的就是医药,救治就是天职。

第3章 药箱的出现

原主的身子太虚弱了,她昏昏沉沉地睡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竟然回到了她的研究室里。

一切都没变,她触摸着桌子,电脑,显微镜,她注射时候的针筒,丢弃在一边的试管。

怔忡半响,她看到桌面上放着一瓶碘伏,这是她给自己注射之前拿过来的。

她打开药箱,药物几乎都没怎么动过。

若是她有这些药物,那孩子,大概还有救。

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得咿呀的推门声,她才忽然从梦里醒来。

有侍女掌灯进来,手里捧着一碟馒头,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冷冷地道:“王妃请用膳!”

说完,把灯放在桌子上便出去了。

元卿凌怅然若失,是梦!

她真的饿了,慢慢地起来下床走过去,脚却忽然被绊了一下,她低头看去,却见地上放着一个药箱。

她全身的血液顿时凝固。

这药箱,和她研究所里的药箱一模一样。

她迅速提起药箱拿到桌子上打开,药箱里的药物,一模一样,一模一样,是她在研究所里的药箱。

呼吸屏住,她简直不能相信眼前所见。

灵魂穿越已经够匪夷所思了,而这药箱竟然也跟着来?

不,不,方才似乎没有的,是她梦了一场之后这药箱才出现。

怎么回事?

许久,她才冷静下来。

藏好了药箱,狼吞虎咽地吃下几个馒头,她又躺回床上想继续睡觉,看还能不能做梦回到研究所。

但是,心潮澎湃,激动异常,她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两天,她都没能睡着。

第三天,她还是没能睡着。

坐在铜镜前,她看到自己像一只鬼。

披头散发,眼窝深陷,脸色青白,眉心处结了一块小小的疤痕,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就是偶尔会传来一阵子抽痛。

这是伤口愈合的症状。

不知道那男孩怎么样了。

她慢慢地调整思绪,觉得自己再急也无用,不如先适应了眼前的生活再说。

所以,当侍女再送餐来的时候,她问:“绿芽,其嬷嬷的孙子怎么样了?”

侍女叫绿芽,她脑子里有原主的记忆。

绿芽冷冷地道:“快死了,你高兴了吧?”

她为什么会高兴?

第4章 大夫不救

元卿凌怔了一下,脑子里涌上一些记忆。

火哥儿出事的前一天,原主斥打过他,且令他把茅房上的木板盖严实一些,他出事,应该是从茅房上滚下来被钉子插伤了。

而这些活儿,本不该是他做的。

不仅如此,她平日对身边的人动辄非打即骂,其嬷嬷也被她用杯子砸过。

原主心肠不太好,难怪惹人生厌。

“你问问其嬷嬷,我能不能去看看他?”元卿凌问道。

“王妃有这等好心肠,就不会落得如斯田地,不必假惺惺了,其嬷嬷和火哥儿也不想见到王妃。”绿芽说完,转身就出去了。

大门再度关闭。

元卿凌轻轻地叹气,那孩子快要死了?

人命对她来说,重于一切,她始终还是没能安心吃饭,打开药箱取了几粒抗生素,便走了出去。

其嬷嬷是卖身王府的,那火哥儿是家生奴才,住在了凤仪阁后面的矮院里。

元卿凌转了几个圈,终于找到了。

“你来做什么?”其嬷嬷看到了她,一双红肿的眼睛盯着元卿凌,满脸生恨。

“我想看看火哥儿。”元卿凌说。

“你走,我们婆孙受不起!”

元卿凌试图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叫他去修茅房会出这样的意外……”

“意外?他才九岁,只能做些洒扫的功夫,可你去叫他去修茅房,修缮的活儿府中有专门的人做,你却偏不许其他人做指定要他做,你偏要为难他,他才九岁啊,你的心肠为什么那么狠毒?”

元卿凌不知道如何辩解,她一向不善言辞。

只得把几粒抗生素递给其嬷嬷,“这些药你给他服下,一天三次,一次两粒……”

手中的药丸,被其嬷嬷一手打落地上,其嬷嬷发狠地踩碎,“不必了,王妃请回吧,婆子不想骂人,想替孙子积德。”

元卿凌看着那些变成粉末的药,很心疼,药箱里的抗生素,没有太多。

看着其嬷嬷那张愤怒伤心的脸,她知道说什么也无用,只得转身而去。

火哥儿当晚就病危了。

楚王知道情况之后特意叫家臣去请京中有名的利大夫过来,利大夫看到情况,没开方子摇摇头,让准备后事。

其嬷嬷哭得撕心裂肺,哭声传到了元卿凌的耳中,元卿凌疾步走出去,拉住了绿芽,“出什么事了?”

“火哥儿快没了。”

元卿凌一急,回屋便拿了药箱跟着跑过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