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正文

杜特尔特:想首批用上中国疫苗-杜特尔特:我请求中国,有疫苗第一个给我们用

本次带来各类热点。 杜特尔:我请求中国,有疫苗第一个给我们用 现在全球疫情形势仍然在继续蔓延,很多国家都在开展…

本次带来各类热点。

杜特尔:我请求中国,有疫苗第一个给我们用

现在全球疫情形势仍然在继续蔓延,很多国家都在开展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但是进展并不大,昨天菲律宾总统公开表示自己非常看好中国的疫苗研发进展,并且希望在中国成功研发疫苗之后,菲律宾能够成为第一个用上的国家,而且他表示中国对菲律宾很友好,所以他们也应该展现同样的态度。那么,我国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进展如何呢?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头条新闻

杜特尔特:想首批用上中国疫苗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7月27日发表国情咨文时表示,他几天前曾向中方提出请求,希望菲律宾能够成为首批用上中国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国家之一。

据菲律宾媒体《Rappler》等媒体报道,7月27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菲国会众议院会议厅发表任内第五次国情咨文(SONA),阐述菲律宾国家抗疫和复苏经济的决心和计划。杜特尔特表示,“我们正处在艰难时刻,但不要绝望!疫苗已经指日可待,吞噬了我们数千条生命的病毒迟早会被埋葬!”

他指出,菲律宾政府及时的封城政策,至少防止了130万至350万例感染,还对至少133种药品的零售价格设置了上限,现在全菲设有93个检测实验室。

截至27日,菲律宾的新冠肺炎病例已超过8.2万例。杜特尔特在当天的演讲中透露,他4天前向中方提出请求,一旦中国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投入使用,希望能够让菲律宾成为首批使用的国家,“希望我们可以首批购买”,以便“让我们尽快恢复正常”。

菲律宾有望在今年10月开始对5种疫苗进行三期临床试验,其中有3种是中国正在开发的候选疫苗。中方此前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

据此前报道,杜特尔特一直看好中国的疫苗研发进展。今年5月份,他在向全国民众发表电视讲话时就表示,他相信中国将成为首批研制出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国家之一,“他们在全力以赴” 。今年2月,在一些国家的个别人和媒体因疫情出现不友善甚至辱华仇华言行时,杜特尔特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对我们友好,我们也应向他们展现同样的态度,排外心理需要停止。”

头条新闻

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进展

2020年1月24日,中国疾控中心成功分离中国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种。

3月16日20时18分,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科学院陈薇院士领衔的科研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

4月13日,中国新冠病毒疫苗进入II期临床试验;同日,一个由全球120多名科学家、医生、资助者和生产商组成的专家组发表公开宣言,承诺在世界卫生组织协调下,共同努力加快新冠疫苗的研发。

6月16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Ⅰ/Ⅱ期临床试验揭盲,结果显示:疫苗接种后安全性好;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不同程序、不同剂量接种后,疫苗组接种者均产生高滴度抗体;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 。

2020年6月27日,目前全球已有超过200个候选疫苗,其中15个正在进行人体临床试验。

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与地方企业共同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mRNA候选疫苗(ARCoV)已于2020年6月19日正式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试验批准。这是中国国内首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

2020年6月29日,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公告披露,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获得军队特需药品批件。7月20日,全球当前有大约250种候选新冠病毒疫苗在研发中,其中至少有17种疫苗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2020年7月20日,中国研究团队20日在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论文说,他们对一种新冠病毒疫苗开展了2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这种疫苗是安全的,并能诱导人体产生免疫应答 。

头条新闻

新冠疫苗研制进入加速跑 9家企业组成第一攻关方阵

“复星医药获德国BioNTech SE授权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BNT162b1,在收到国家药监局临床批件后不到一周时间就启动了泰州的临床基地。”复星医药集团高级副总裁、全球研发中心总裁兼首席医学官回爱民博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临床试验的启动是一个新的起点,复星医药会与研究者、合作者以及监管机构密切配合,在保障受试者安全及权益的前提下,积极推进,尽快推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产品从而最终战胜疫情。

近期新冠疫苗研发有了诸多新进展,一方面多家企业进入新冠疫苗临床阶段,另一方面武汉生物研究所已经启动三期临床试验,走在全球疫苗研发的前列。近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黄利斌表示,我国现有13家企业陆续开展了新冠疫苗产能建设,其中9家企业已经获批开展临床试验。

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医工结合分会副秘书长谭亚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进入临床阶段可以视为疫苗研发的一次跨越,这些企业也形成了疫苗研发的第一梯队。

目前有五种新冠疫苗研发路线,其中灭活疫苗是最传统的经典技术路线,它通过在体外培养新冠病毒,然后将其灭活,使之没有毒性。北京科兴、武汉生物研究所、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共四家企业和科研机构已经通过此研发路线,进入到临床试验阶段。

重组蛋白疫苗路线上,智飞龙科马与三叶草生物两家公司已开展一期临床试验。重组蛋白疫苗也称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它是通过基因工程方法,大量生产新冠病毒最有可能作为抗原的S蛋白,把它注射到人体,刺激人体产生抗体。

核酸疫苗包括了mRNA疫苗和DNA疫苗,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和复星医药两家已在国内开始了mRNA疫苗一期临床。回爱民介绍,传统疫苗主要是体液免疫,mRNA疫苗除了体液免疫还有比较强的细胞免疫。此外,mRNA疫苗是一个核酸序列片段,不含病毒微生物成分,它在人体内相对安全,它的生产工艺也便于快速标准化,产能比较大。

腺病毒载体疫苗是用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康希诺生物和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合作研发的腺病毒载体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目前处于二期临床试验阶段。

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是用已批准上市的减毒流感病毒疫苗作为载体,携带新冠病毒的S蛋白,共同刺激人体产生针对两种病毒的抗体。目前尚未有企业通过此研究路径进入临床阶段,如华兰生物参与了由厦门大学牵头、香港大学联合开发的“基于流感减毒载体的新型冠状病毒鼻喷减毒活疫苗的研发”项目,该项目已报国家科技部。

华夏幸福研究院医疗研究员王瑞妍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一般疫苗研发需要多年时间进行临床研究与测试,但因为疫情汹涌,在技术与临床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研究机构纷纷加快疫苗研发进程,并且国家也大力支持各条研发路线,不管是传统的灭活疫苗还是新型的mRNA疫苗,都在新冠疫苗这条赛道上竞速。

王瑞妍说:“国内还有很多企业进行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但临床审批可以说是一道重要的门槛,越过了才有可能竞逐最终的疫苗研发上市机会,国内还有不少企业进行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但也往往止步于此了。一期、二期临床试验会比较快,而三期临床试验需要较长的时间,这又是一道门槛,一旦跨过了,新冠疫苗将进入上市审批阶段,鉴于国内政策和各个企业的疫苗生产准备工作,上市速度会十分快速。”

延伸阅读:全美最早!Moderna和辉瑞新冠疫苗开启三期临床试验

周一,Moderna宣布开启新冠疫苗三期临床研究。稍晚些时段,辉瑞和BioNTech也宣布了开启三期临床试验的消息,这是美国最早的一批三期临床疫苗。该阶段试验共招募了30000名志愿者,Moderna已经向志愿者打下了第一针;而辉瑞和BioNTech的试验也在全球招募了同样数目的志愿者。受此消息影响,Moderna股价大涨9.15%,辉瑞盘后股价大涨3.4%。

Moderna的新冠疫苗是美国最快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相关人士表示,这种疫苗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工厂生产,该工厂生产的疫苗实体是由另一家公司Novavax开发的。在联邦政府和FDA大开绿灯之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正在协助Moderna进行紧锣密鼓的研发。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Francis Collins表示,虽然到2020年底开始接种任务艰巨,但这条路不得不走。

Moderna的CEO Stéphane Bancel表示,他估计这种疫苗有75%的机会满足FDA对疫苗50%有效的要求。Moderna收到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后,仅用了42天的时间就生产出了一种用于测试的疫苗。一期临床试验显示,所有45名参与者都产生了抗体,预计二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将在8月下旬或9月上旬获得。

在三期临床试验中,Moderna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将测试此疫苗是否能预防真正的感染。他们将研究预防效率和效果,以及此疫苗对无症状感染者和其他程度患者的影响。

该试验将在全球100多个地点进行,以覆盖不同类型的人群尤其是最脆弱的那些人群。Bancel表示,三分之一的志愿者年龄大于65岁,他们患慢性病的比例更大,而且免疫系统不太可能对疫苗产生强烈反应。

上周,美国政府宣布将向辉瑞和BioNTech支付19.5亿美元,以生产和交付1亿剂安全有效的疫苗。该协议作为特朗普政府“Operation Warp Speed”行动的一部分,旨在加速对抗新冠病毒和加速疫苗的开发和生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