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正文

欧洲老妇闲置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

本次带来各类热点。 欧洲老妇闲置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 近日,一则“欧洲老妇闲置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的消息…

本次带来各类热点。

欧洲老妇闲置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

近日,一则“欧洲老妇闲置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的消息在网上引发了众多网友的热议,据了解,该花瓶是为中国乾隆皇帝打造的,并且曾在1954年先后以56美元和101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拍卖行售出,而这位欧洲老妇不知道花瓶的价值,所以将花瓶闲置了几十年。接下来,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头条新闻

欧洲老妇闲置中国花瓶拍得6300万

日前,一个中国古代乾隆时期的花瓶以超9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花瓶是在老妇的宠物间被发现的,英国苏富比拍卖行将其描述为“丢失的杰作”和一次“技艺之旅”。

据苏富比拍卖行介绍,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名艺术顾问罗森塔尔(ohan Bosch van Rosenthal)首先发现了花瓶。罗森塔尔在一则视频中描述了他在老妇布满灰尘的房间第一次见到花瓶时的情景,“房间里还有一些艺术品,老妇的四只猫在这些艺术品周围来回走动,随后她指着放在橱柜上的花瓶让我看,她知道这件物品很有价值。”

罗森塔尔称,尽管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他注意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花瓶。他把花瓶的照片寄给苏富比拍卖行亚洲去主席尼古拉斯·周,经鉴定,花瓶确实价值不菲。拍卖行的专家不仅在中国皇室家族档案中找到了花瓶的记录,还发现该花瓶曾于1954年先后以56美元和101美元的价格在苏富比拍卖行售出。

报道称,该花瓶也是过去10年来第三个拍卖价格高达数百万的中国古董花瓶。

2010年,同样属于乾隆时期的中国花瓶以68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头条新闻

该花瓶是专门为乾隆皇帝制作

这只极不寻常的花瓶是专门为乾隆皇帝制作的,透过花瓶的镂空可以看到蓝白相间的花朵图案。苏富比拍卖行称,这件罕见的18世纪艺术品可以说是“遗失的杰作”,在过去的50年里,一直被放在中欧一处偏远的房子里,被主人的宠物猫狗包围。

苏富比亚洲区主席仇国仕(Nicolas Chow)在拍卖前的一份声明中说,“这只极其易碎的花瓶在一个有无数宠物的家中保存了半个世纪,真是一个奇迹。”

“双壁”是非常稀有的设计,只是在1742年和1743年御窑主管唐英的指导下尝试过。苏富比将这只梨形花瓶称为“精湛工艺的展示”,它是一种被称为“洋彩”的瓷器,工匠们将西方风格的色彩和珐琅融入到自己的工艺中。

苏富比将这一宝贵的发现归功于阿姆斯特丹艺术顾问约翰·博施·范·罗森塔尔(Johan Bosch van Rosenthal),他在一处乡村住宅中发现了这只花瓶。据信,一位80多岁的主人继承了这件物品。

在拍卖行官方频道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范·罗森塔尔回忆说,他受邀前去评估老妇人的藏品,才发现了这件满是灰尘的物品。他说:“我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许多多年前继承下来的中国艺术品,她的四只猫自由地在它们中间走来走去。她指着一个橱柜上的半镀金的中国花瓶,说她知道这是一件珍贵的物品,很特别,很有价值。”

这只花瓶被苏富比的专家检查过,并与中国皇室档案进行了比对。这件物品之前保存在北京紫禁城的天清宫里,它的设计曾受到皇帝的称赞。

苏富比的记录还显示,这只花瓶曾于1954年在伦敦拍卖行拍卖,当时的价格仅为56美元(约392人民币),相当于今天的1500美元(约1万人民币)左右。拍卖商的调查发现,当年晚些时候,这只花瓶再次以101美元(约700人民币)的价格售出,并以它在1954年拍卖前的拥有者的名字命名,被称为哈利·加纳网纹花瓶。

这一稀有物品是过去十年中被重新发现并以天价卖出的中国艺术品之一。2010年,另一个乾隆时期的花瓶在一次清场中在伦敦的一处住宅中被发现,最终以4300万英镑(当时约合3.8亿人民币,当时被认为创下了中国艺术品的世界纪录)的价格售出。2018年,在一个法国家庭阁楼的鞋盒里发现的一个18世纪花瓶以1620万欧元(当时约合1.28亿人民币)的价格售出。

周末,苏富比拍卖行还拍卖了许多其他高价中国古董。明代的一张桌子和一张躺椅分别拍得6000万港元和4900万港元,同一时期的一个青花瓷坛子拍得不到3400万港元。

此次拍卖帮助苏富比完成了为期7天的香港春季系列拍卖会,虽然这一系列拍卖会的收入比去年春季拍卖会少了约15%,但佳士得宣布总成交额为32.2亿港元。

法籍华裔艺术家三羽的裸体画《国画四行》是本周的最高成交价,超过2.58亿港元。与此同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向日葵30朵》以1.448亿港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西方艺术品在亚洲拍卖会上的第二高成交价。

头条新闻

延伸阅读:香港春拍当代艺术新纪录不断,古董拍卖却遇寒冬

因疫情影响被一拖再拖的香港艺术品春拍终于收官。经过一周的鏖战,苏富比、佳士得等艺术品拍卖行交出了答卷。这次史无前例的春拍,众多藏家因为出行限制无法前往拍场,现场举牌的热闹气氛转到视频直播、电话竞拍中。“无接触”的拍卖方式无碍常玉等现当代艺术家市场继续火热,然而古代、近代等鉴定门槛更高的艺术品则出师不利,凸显了隔空直播举槌的利弊。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起拍价1.6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春拍“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数万人同步观看直播,藏家隔空展开激烈的争夺,《绿色背景四裸女》在12分钟里经历20余口加价,最终落槌于一名电话委托藏家,加佣金2.583亿港元成交,为常玉作品拍卖第二高价,仅次于去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也成为本季香港春拍最贵拍品。

在本季香港春拍中,常玉作品延续了传奇,牢牢占据艺术品拍卖市场之巅。其另一件作品《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本季以1.91亿港元成交,是常玉作品拍卖的第四高价,也是常玉花卉题材的最高价,与15年前相比价格上涨了24倍,足见顶尖艺术品价值坚挺。

此外,现当代艺术板块还有几位熟悉的面孔,争相创造新拍卖纪录。在世最贵的艺术家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首登亚洲拍场,以7800万港元起拍,1.14827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在亚洲的最高价纪录,同时位居西方艺术品亚洲拍卖成交金额第二位。朱德群《自然颂》刷新了艺术家拍卖纪录,首次将朱德群价格带入亿元殿堂。赵无极依旧稳健发挥,其作品稳居亿元拍品阵列。

“香港拍卖如火如荼,从目前的情况看,艺术品市场并未像之前人们担心的那样会受到疫情的重创,相反表现出足够的承压性。”在艺创始人谢晓冬撰文分析,在全球经济不确定的时刻,艺术品市场尤其是高端艺术品再次凸显了资产投资属性和避险属性。新技术如网络竞投和视频直播更加深度地被得到应用,虽然在千里之外,但人们依然可以便利地参与交易。

此次春拍,佳士得率先尝试现当代艺术品的全球四地“同步拍”,香港、巴黎、伦敦、纽约四大主场接力,吸引了全球藏家的目光,被誉为“拍卖届的世界杯”。佳士得亚太区总裁庞智锋透露,此次拍卖网上登记人次激增47%,超过十万人次网上收看晚间拍卖直播。其香港拍场的拍品数量虽然不多,但每一件都是时下最抢手的“尖货”,10件拍品仅流拍1件。多位观察人士认为,在多重不利因素冲击下,本季现当代艺术拍卖的成绩可圈可点,展示出艺术市场的信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