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贪玩美少女 傻傻被硬上实录

你热爱的岛国女神这里都能找到。 很多少男少女喜欢玩网路交友,但常常玩着玩着愈陷愈深,把自己推向危险。18岁美少…

你热爱的岛国女神这里都能找到。
贪玩美少女 傻傻被硬上实录-WLP


很多少男少女喜欢玩网路交友,但常常玩着玩着愈陷愈深,把自己推向危险。18岁美少女呆呆,说自己已经不记得跟网友出去玩时,有多少次被硬上的经验。每一次,她都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大」还有「反正我体质不会怀孕」就不追究。唯一追究的那次,开庭压力却逼得她想投降…。
呆呆很想当明星。她穿着打扮高调,大白天就穿得像要去夜店等着被人猎。「我爸看我穿这样,就会很生气地说:『你係要去被人干哟?』我才不管他,呵呵呵。」
傻笑是呆呆最常有的表情。她说自己真的呆啊,很不会、也不爱念书。她国中本来唸的是贵族学校,后来功课太烂,爸爸觉得浪费钱,也没跟她商量就把她转回公立国中。「我很气耶,转学生都会被排挤,在学校不开心。想报复爸爸,就故意学坏;学骂髒话啊、学打扮、玩网路交友。」
「认真的男友,我交过四个。玩玩的,数不清。硬上我的,嗯…也数不清,呵呵呵。」
贪玩美少女 傻傻被硬上实录-WLP
漂亮的呆呆,笑容甜美,想法傻气,身体态度却又极大方。让人搞不懂的少女心。


她说十五岁的「第一次」,应该就算是被强暴。「我在网路上认了一个乾哥,圣诞节前夕他约我去他家玩,我就去啦。一开始就被带进他房间,还没说几句话,他就推我上床、整个人扑到我身上,直接放进来…。」呆呆说,她当时一直哭一直哭,事后想:「他是我乾哥。」就好吧,算了!
被乾哥约会强暴,乾哥粗鲁且未带保险套,问呆呆会不会紧张?她竟回:「不会,因为我家体质不会怀孕。我跟我妹妹都是人工受孕做出来的,我也去给医生检查过,我的输卵管也不是很通。」
不知道是不是真仗着较难受孕的体质,呆呆并没有收敛,「我玩网路交友有点上瘾了。」第二次性经验她也是被硬上。呆呆在交友网站上认识了自称摄影师的网友。
「他找我旅拍,然后有事先给我看一些艺术裸露的作品,我觉得很美就答应。但他带我到那种有一些奇怪东西的情趣旅馆,拿出一堆衣服叫我穿;就全部透明薄纱的那种、还有很露的护士装,我不好意思拒绝。
「然后,叫我坐到八爪椅上,他就一手拿着相机,边拍边…做。」我们听得目瞪口呆,觉得她怎不想办法脱身或报警。呆呆说她不敢。最后连拍照钱都没拿到,摄影师也消失无蹤,她就这样被吃了。
贪玩美少女 傻傻被硬上实录-WLP
想当模特儿的呆呆,穿着很大胆,她喜欢被人注意的感觉。


人生的第一、第二次性经验都是被迫,对她来说在心里可能多少留下了些许伤疤。但之后,这样的事仍接二连三,她也愈来愈平常心看待,只用呵呵呵的笑声带过。「其实我有学乖啦!后来有认真交男友。所以去年我被硬上次数比较少,只四、五次吧。」
因为交了男友,呆呆自然减少跟其他网友出游的次数,危险也相对变少。本来正替她高兴,谁知她又冒出「四、五次吧」这句话。但这次更扯。她说,她跟当临演的男友一起去接通告认识了一个电视台监製。大家后来熟了一起出去玩,监製买了一堆酒说要去呆呆与男友租屋处续喝,「大家都酒醉了,他就硬上我。我男友就躺在旁边啊,可是已不醒人事。」
呆呆口中这名戏剧监製年约四十,呆呆觉得他的惯用伎俩就是带着酒假装要来找呆呆男友聊天,然后把大家灌醉,再爬上她床。
「我一直想告诉男友这件事,但我男友跟那监製很好,我也怕影响男友工作,所以不知道要怎样开口。后来第五次,我受不了才讲出来。男友就带我去警局告他。」
贪玩美少女 傻傻被硬上实录-WLP
从南部来的网友小皮(化名)高中毕业,準备升大学。他说是真的喜欢呆呆。


但开了几次侦查庭,呆呆才真正觉得是梦靥。「每一次都要重複讲当时的经过,检察官又会问很细,譬如他是怎幺动的?怎样爬上我床的?我喝醉了,怎记得。然后他都会说我是自愿的,他还有给我钱。但根本就没有。」一直笑呵呵的呆呆,讲到此事时,表情有了变化。私下被硬上,她可以自圆其说地释怀,但公开审判,却让她觉得相当不堪。「我已经跟法院说我不想告了。我要撤告。家人也觉得对我的伤害太大…。」
呆呆其实知道自己的问题在于太贪玩,但经过这些事,她仍不太怕,还是穿的辣辣的,想要去夜店,想要那种被带进包厢的虚荣感。她还乾脆不理爸爸直接搬到外面租房,「我跟我爸说,难道你想妹妹被我带坏!」少女呆呆,最该学的应该是如何保护自己。
(撰文:人物组)

本次介绍的女神是否让您满意你?如果您有想看的,请联系站长,站长为您呈现您喜欢的女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