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校长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

庄喜乐回了神,复又坐下便开口问道:“在想王爷命人找了我过来所为何事。” 永安王放下茶盏,道:“请小县主过府一来…

庄喜乐回了神,复又坐下便开口问道:“在想王爷命人找了我过来所为何事。”

永安王放下茶盏,道:“请小县主过府一来是园中的猛虎需要惊鸟震慑,二来是小其炎这几日一直要闹着见你,本王听闻庄府之事也不便带着他上本搅扰,只得请小县主走了这一趟。”

“如此,王爷只管命人带我去院子里就成。”

看老虎和小屁孩需要这么郑重其事的让她坐在这里说话。

永安王唇角带笑,“不急,本王早前说要带着小县主去京郊狩猎,此事一直未曾兑现,眼下秋日风光正好,本王决定后日就陪着小县主去骑猎一回。”

永安王的目光分明就带着温和的笑意,庄喜乐却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寒。

他们很熟吗?

“不知道王爷此行准备请了那些人一同前往?”

“本王和小县主,并一众随从。”

庄喜乐当即就摇了头,“如此我就不去了。”

永安王眉头微挑,“小县主怕了?”

庄喜乐重重的点了头,眼带恶趣味的说道:“王爷您现在可是那掉入冷水里的烫石头,听闻前日工部尚府上举办了赏花宴,几个贵女为了您都打起来了,差点抓花了脸。”

“还有几个贵女为了您茶饭不思,形容癫狂。”

“更听闻有贵女在自己的枕头上绣了您的名讳夜夜枕着睡,我猜那被褥上也是绣了的…”

“更有那给您绣荷包做衣裳鞋袜的,还偷偷剪了您的小相的随身带着的,当真是痴狂的很。”

这些可都是前两日廖大姑娘几人进府给她们姐妹几人说的,莫名的她就很想笑。

看她努力的憋着笑意想要强装淡然,永安王面色沉的要滴出水来,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心口,有些犯呕。

“小县主就没做点什么?”

庄喜乐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王爷想多了。”

见此,永安王忽然面色回暖,如沐春风,说道:“小县主今日出门后可得要小心了,别忘了你可是从王爷正大门进来的。”

“这正大门的开启除了迎接尊客的客人,婚嫁一事也是要开的,小县主从正门而进此事怕已经早就传开了。”

庄喜乐的面色当即就垮了下来,就说身份不到从正大门进来准没好事。

永安王嘴角一抹开怀的笑意,“既然都如此了,再去秋猎也算不得什么,小县主不是这么想不开的人吧。”

“王爷都这么说我再要不去不是显的我很孬?”

此事反正也由不得她拒绝,干脆去看看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如此后日一早本王来庄府接小县主。”

永安王站了起来,“还劳烦小县主后院看看老虎。”

若是王府前院已经让庄喜乐觉得永安王富贵无边,那后院的景致便让庄喜乐对富贵二字有了新的认识。

古树参天,曲廊亭榭,衔水环山,如果说御花园名种遍地花团锦簇,那么这里就是花海一片,如人间仙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