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带玉带玉势惩罚_老师在教室揉捏我的奶头

永安王府的后院处处景致华美,饶是庄喜乐这般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也觉得眼睛不够用。 一步一景,处处不同,只半盏茶的功…

永安王府的后院处处景致华美,饶是庄喜乐这般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也觉得眼睛不够用。

一步一景,处处不同,只半盏茶的功夫她都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名种,永安王陪在其身旁,笑问:“小县主觉得这府邸还算看的过眼?”

秋风吹来,远处的枫叶沙沙作响,一群锦鲤在水中游的恣意,庄喜乐回头目光朝永安王一扫,“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王爷是在讽刺我。”

“王爷富贵之极。”

这是多大的一头留着油着肥羊啊!

可惜宰不得。

永安王看着一脸仇富的样子轻笑出声,面带愉悦,“如此看来小县主对这园子还算满意。”

庄喜乐呵呵两声,不想再被刺激,“先去看虎吧。”

再这么看下去她怕压抑不住的内心的欲望劫富济她自己。

“小县主这边请。”

关着老虎的笼子就在院子的角落里,刚走进就听到猛虎的低吼声,那声音里透露着几分狂躁和痛苦,惊鸟听到这个声音当即奔跑了过去。

“嗷~~”

惊鸟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庄喜乐眉头微蹙大不流星的走了过去,入眼,怒气翻涌。

“王爷,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一头斑纹猛虎嘴角流血的站在角落里做出攻击的姿势,眼里满是戒备。

不仅是它的嘴巴,连着的爪子上也满是血迹。

永安王目光扫向一旁手里的拿着大剪刀的人,那人被这目光一扫登时觉得浑身冰凉,慌忙跪了下来。

“为什么要剪掉它的牙齿和爪子。”

庄喜乐双目微红,恨恨的瞪着永安王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命人送它来之前就交代了,这虎还是属于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随意的鞭打驯服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它看的清楚,斑纹猛虎的颗牙齿被剪掉了,前爪的爪子也被剪掉了几个,简直不能忍受。

“小县主莫要生气,小其炎喜欢这老虎每日都要来看着,昨日里这虎差点伤了他,本王便命人将它的牙齿和爪子磨一磨。”

“未曾想过要伤害它。”

永安王的声音比之前还要软一些,语气里还带着轻哄的味道,庄喜乐却是恨不得一把抓花他的脸。

“王爷饶命,县主饶命,王爷命奴才磨一磨这老虎的牙齿不至于过于尖锐划伤了小公子,是奴才偷懒想着用剪刀剪掉牙齿和爪子方可一劳永逸,是奴才的罪过,求王爷、县主饶命。”

地上的人死命的磕头,庄喜乐看着笼子里的斑纹老虎一步一个血印子的走到惊鸟面前低声呜咽,满目的委屈。

上前两步看着斑纹虎身上还有明显的鞭痕抬起一脚踹到了地上跪着人,“混账,谁让你鞭打它的。”

这些老虎跟着惊鸟回来,她为了自己的目的将它们送到别府,虽是畜生她也希望它们过的好,它们可是信任惊鸟才跟着回来的。

若不然眼下也该在林子里自由自在。

“打开笼子。”

被踹到的人已经重新跪了下来,闻言只看着永安王并不准备开了笼子。

庄喜乐接下腰间的作为装饰的银鞭甩的‘啪’的一声,接下来这鞭子就密集的落在地上跪着的人身上。

二十下后那人背后的衣衫破碎,血流不止,却依然咬牙跪着不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