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脱了在阳台趴着去h

众人便在无量殿转悠开了。 墨非目的倒是明确,根本魔种的波动之力提醒,径直去丹房后狭窄的数间铁室内转了—圈。 后…

众人便在无量殿转悠开了。

墨非目的倒是明确,根本魔种的波动之力提醒,径直去丹房后狭窄的数间铁室内转了—圈。

后室里都是装药的瓷瓶玉坛,有些密封甚固,里面的芝草肉菌药性依旧。其中有一玉函最为显眼,上面有彩绘漆画,都是松鹤仙草的祥瑞图案。鹧鸪哨揭开函盖,只见函内是若干格子,每一格上都有一个小小的金牌,格中是形态各异的药石。

金牌上写着狮子螯、蜘蛛宝、蛇眼、狗宝、鳖宝之类的字样,全是各种灵物的内丹和结石。这都是大内皇宫才有的名贵药材,就连里面形状最小的蜘蛛宝,也有核桃大小,呈黑色药丸之状,都是罕见罕有的灵丹妙药。

墨非一挥手,全部都收了起来。

这些东西对他肯定是没什么作用的,但是对准备修道的任婷婷和任菁菁应该就有大用了。

当然,墨非只拿珍贵药材,不拿成品丹药。

那些混合了尸油的丹药效力如何他不知道,可是想想就恶心……

连野兽都知道不食同类尸体,而这些炼丹师……

真是无fuck可说!

忽然远处传来了陈玉楼的一声喝问:“是人是鬼?”

墨非一愣,身影消失,很快便来到了陈玉楼所在,问道:

“怎么了?”

原来乱逛的陈玉楼,刚到丹房二楼,抬脚拨开铁扉,猛见屋中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那人脸朝屋内,在漆黑的铁房间里纹丝不动,看背影像是活人,可又感觉不到她身上有活人的气息,便心中悚然一惊,喝问起来。

墨非看去,那女子只是露个背影站着不动,对一切动静恍如不觉,竟如木雕泥塑一般,黑色的铁窗里流进一缕缕的雾气,那朦胧的身影如同鬼市幻布。

后面上来的卸岭群盗挤在门前都看得呆了,盗墓盗多了果然撞上厉鬼,别看平时挖坟掘墓都不在乎,那是没真正遇上邪门的事情,一想到真有鬼就不免腿肚子转筋,想要掉头逃下楼去,可此时腿脚似乎都不听使唤了,灌了铅似的钉在原地。

“不用害怕,这不是人,也不是鬼,乃是一道术法纸人。”墨非道。

“术法纸人?”鹧鸪哨和陈玉楼都看向墨非。

“有法术名为‘剪纸成人’,剪出纸人,然后寄托法力和神念,便能让纸人如同真人一般行动,乃是一门奇诡的分身之术。”墨非道:“这地宫中竟然有这道纸人,看来早就修行之人进来过。”

墨非说着话,手里面掐看一道法诀,那道女子人影便缩小,飞入了墨非的手中。

“嘿,还真是纸人?”陈玉楼好奇的观看墨非掌中之物。

“历经的时间太长,这纸人已经坏了,可惜……”墨非轻轻吹了一口气,那道巴掌大的女子纸人便如飞灰般消失在了宫殿之中。

陈玉楼想了想道:“那我们岂不是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也不一定。”墨非道:“这术法纸人制作不利,一般来说,除非陷入绝境,否则不可能被施法者丢弃,所以……”

“所以那名施法者死在了这地宫之中?”鹧鸪哨道。

墨非点了点头:“这地宫的危险,诸位也应当清楚,如果没有怒晴鸡开路,即便是几千人,又如何进来这地宫?”

地宫里面漫山遍野的毒虫,还都是毒性猛烈异常的种类,只要咬上一口,便顷刻间将人化作黄水。

即便是修行者,也大有可能死在其中。

纸人只是虚惊一场,接下来,众人又开始了在这丹房内寻宝。

大家都收获不小。

墨非除了一些珍贵的药材之外,还拿走了书册经典,甚至里面有粗浅的修行之法,足以让墨非好好参考一下。

但始终根本没有在丹房找到那具被称做“湘西尸王”的老僵尸。

于是陈玉楼决定继续寻找宝货,无量殿外散开队伍搜索。

群盗点着火把,排成了人墙,在周围一个洞口一个岩缝地详细查找。

又找到了一条暗道。

墨非和陈玉楼等人探索在前,这山中隧道,廊道曲折幽深,里面轻轻流动的云雾,犹如香烟缭绕,也看不清深处的情形。

来到通道尽头,便是一道石门。

还是皇族僵尸,轻而易举的就撕开了石门。

拿灯一照,便见那隧道里烟雾轻渺流动,好似有一人盘腿坐在地上,恍惚中就见那人全身黑衣,装束十分诡异。他身体肥大高壮,狮鼻阔口,脸上虬髯如戟,两眼精光四射。双方视线刚一相交,就惊出了陈瞎子一身冷汗,再想细看,那人又被云雾遮在里面了。

卸岭群盗便有人惊道:“僵尸……是……是瓶山古墓里的湘西尸王啊!”

陈玉楼立即下令卸岭群盗立即竖起削尖的竹竿,撑开渔网待敌。

僵尸有死而不腐的,还有遇活人阳气诈尸扑人的,要真遇上大粽子,水火刀枪之类未必能起作用,只有戳住他覆盖渔网,或者往嘴里塞个黑驴蹄子。

“不用惊慌,不是湘西尸王,应当是那丹房纸人的主人,捷足先登之人,只不过运气不好,死在了这里。”墨非笑了笑,站了出来,来到尸体身前,观察一阵,从他腰间拿起一块金牌:“这好像还是你们的同行呢……”

墨非扬起金牌,陈玉楼和鹧鸪哨看。

一看之后,陈玉楼和鹧鸪哨一愣:“观山太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