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把腰抬起来温客行x周子舒车 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当下也不动了,只是任由宋苒接着动作。       事了,老刘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想…

当下也不动了,只是任由宋苒接着动作。

 

 

 文学

事了,老刘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宋苒的动作极快,还坐在他身边,就半躺着仰在了床上,把整整一管液体都注射了进去。

 

 

宋苒也只是仗着知道老刘看不见,才会这样大胆。

 

 

可她一转眼,就看到老刘在定定地看自己,虽然知道老刘看不见,可那隔着墨镜的脸的转向还是让宋苒的脸再一次轰地涨红了。

 

 

宋苒跟老刘打了个招呼,急忙冲了出去不敢再久留。

 

 

老刘也没有拦她,更没有说自己找到了人体模特兼职的事。

 

 

他不太清楚刘顺和宋苒对于他会出去找工作是什么态度,而且,最近刘顺总是匆匆来去,不见人影,他也不知道刘顺最近是在搞什么名堂。

 

 

次日,老刘便捏着手机,带着张助理给他的地址出了门。

 

 

大学美术室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老刘虽然没有去过,却也很轻松地遇到了好心路人,找到了美术室的位置。

 

 

敲响门得到了应答以后,老刘故作看不见东西的样子,摸索着往里面走了两步。

 

 

“你是?”一道柔媚的女声疑惑无比。

 

 

老刘故作循着声音转脸的样子看了过去,才开口道:“我是张助理介绍来的人体模特,请问,这里是杜莺歌杜老师的美术工作室么?”

 

 

那一头妩媚长卷发半束着,穿着一身抹胸连衣裙的老师显然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看向了一旁的学生:“小乔?”

 

 

那是一个看上去约摸着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竖直的黑色长发被挽起了半边,身上也穿着一条连衣裙,却不比老师妩媚,素白色的皮肤和浅蓝色的裙子,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清纯无比。

 

 

不过,那学生大概也只是个性安静,并非是那种容易羞怯的个性,此刻,她已经皱起了眉头:“老师稍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说着,她就出了门,碍于老刘还站在门口,她还走远了一些。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个叫小乔的女孩一脸嗔怪:“张姐,你怎么给我找了这么个人体模特来啊~就算没有八块腹肌的优质帅师傅,也不能随便找个模特来打发我吧?”

 

 

那边,张助理哼了一声,回道:“给你找个优质帅师傅,你妈回头不知道要怎么说我,你万一看上人家了怎么办?这个老刘虽然年纪大了点吧,但还是有点成熟男人的气质,也没有啤酒肚,身材还不错,给你当模特绰绰有余了。”

 

 

小乔无奈地看着天花板:“那他,人品怎么样?今天画室只有我跟老师两个人,总不能……”

 

 

“这你就放心吧,”张助理捂着嘴笑了一声,“都给你安排妥了,他是宋医生的病人,我见过好几次,个人信息也全,不能做坏事的。而且,最方便的一点你没发现么?他可是个瞎子。”

 

 

“呀!”小乔有些惊讶,“那倒是。”

 

 

让她有些意外。

 

 

她刚才一直在低头画画,没有往门口看,刚才也只是见到了墨镜和手杖,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不过,如果是瞎子的话确实会方便一些。

 

 

“那人我就留下了,谢谢张姐,”小乔笑了笑,“回头让我妈请你吃饭。”

 

 

“你就会拿你妈做人情,”那边,张助理也笑了,“行了,别耽误你画画,我也去忙了。”

 

 

“嗯。”

 

 

挂了电话,小乔便回到了画室,冲着杜莺歌点了点头。

 

 

杜莺歌见小乔确认了,也不多问,便直接关上了门,又引着老刘上了中间的模特站台:“把衣服脱了。

“啊?”这让老刘有些猝不及防。

 

 

“脱衣服啊,”杜莺歌似笑非笑的说着,“你以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老刘这才反应过来:“哦,好的。”

 

 

小乔对于老刘的动作像是没什么兴趣,已经低下头去接着画她之前没画完的一幅速写了,只有杜莺歌站在一边看着老刘。

 

 

老刘不敢不做,而且,他也确实做好了脱衣服的准备。

 

 

可是,在杜莺歌的视线中脱衣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挑战。

 

 

毕竟,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在美女面前控制住自己,更何况,还是一个穿着露背高开叉长裙,酥胸也半露在外的美女。

 

 

老刘一边脱上衣,一边在心里泼了自己几百桶冷水,这才让自己没有什么端倪地把衣服都脱光了。

 

 

大剌剌地站在台子上,老刘只觉得杜莺歌的视线跟火柴一样,随时都要擦在自己身上点燃火苗。

 

 

那边,小乔也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跟以往所见过的样子完全不相同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眼前,小乔顿时傻眼了:“比例……”

 

 

刚脱口而出两个字,小乔就把声音收了回去。

 

 

还好,杜莺歌好像没有听到。

 

 

杜莺歌背对着她,老刘又看不见东西,小乔顿时大胆了许多,紧盯着老刘看了起来。

 

 

老刘正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乔的脸,只觉得小腹一紧,肌肉也僵住了。

 

 

一旁,杜莺歌也在打量着老刘。

 

 

她算不得什么良家妇女,虽然她业务能力强,可性别和年龄毕竟还是硬伤。所以,为了在学校里爬地快一些,为了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优质”的朋友,她嫁给了一位同系的教授。

 

 

一位虽然已经退休,却仍然被学校返聘的业界牛人,除了年纪大以外,没有别的缺点了。

 

 

杜莺歌才三十多岁,还是正妩媚的年级,和自己的丈夫正好差了和她同岁的数字。所以,杜莺歌也不指望那老头能让她性福,那老头也只是喜欢年轻靓丽的身体而已。

 

 

不过,比起她以往的其他“伴侣”,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身体更好一些?

 

 

杜莺歌挑着眉——也不知道,是真家伙,还是装模作样。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杜莺歌直接走上了台子。

 

 

带着铁锈气的玫瑰香味顿时扑面而来,老刘深深地嗅了一口,顿时紧张起来。

 

 

杜莺歌离他,只有一拳之隔,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裙摆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皮肤。

 

 

“小乔,你先画点别的,我给这位先生摆一下姿势,”杜莺歌漫不经心地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