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大巴车最后一排 大叔要了我

封鬼库。 乃是存放诸葛孔平这么多年来捉住的鬼魂、僵尸、妖魔等邪物的地方。 此时却有一个不速之客闯入。 这是一个…

封鬼库。

乃是存放诸葛孔平这么多年来捉住的鬼魂、僵尸、妖魔等邪物的地方。

此时却有一个不速之客闯入。

这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名字叫做第一茅,乃是茅山派支脉出类拔萃的人物,集合西洋器物与茅山道术,也是灵幻界鼎鼎有名的人物。

而不巧,他与诸葛孔平,乃是一对死敌。

“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个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捉住了一具铜甲尸,这岂非是让他压了我一头?这怎么行?”

第一茅嘿嘿笑道:“看我今天偷走他的铜甲尸,让他等人来参观的时候,却拿不出来铜甲尸给别人看,又该怎么办!”

自古以来,名利二字就是所有人绕不开的槛。

第一茅并非豁达大度之人,损人利己这种事情,他是做得出来的。

再说这也只是偷走一具僵尸而已,又不是杀死什么无辜之人,担不上什么大因果。

进入了封鬼库,他一眼就看到了处于中心位置,被诸葛孔平摆着大阵封禁的西双版纳铜甲尸。

他走上前去,拨开铜甲尸的牙口,看看成色。

谁知道,直接一股白烟就从铜甲尸的口中散出来。

“哇,好重的尸气啊,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第一茅不惊反喜,因为这代表这具铜甲尸,即便还不是金丹修为,也无限接近于金丹了。

“这要是炼成我的尸仆,不知道得多厉害。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家伙是从哪儿弄来的,结果却白白便宜了我!”

……

封鬼库。

乃是存放诸葛孔平这么多年来捉住的鬼魂、僵尸、妖魔等邪物的地方。

此时却有一个不速之客闯入。

这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名字叫做第一茅,乃是茅山派支脉出类拔萃的人物,集合西洋器物与茅山道术,也是灵幻界鼎鼎有名的人物。

而不巧,他与诸葛孔平,乃是一对死敌。

“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个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捉住了一具铜甲尸,这岂非是让他压了我一头?这怎么行?”

第一茅嘿嘿笑道:“看我今天偷走他的铜甲尸,让他等人来参观的时候,却拿不出来铜甲尸给别人看,又该怎么办!”

自古以来,名利二字就是所有人绕不开的槛。

第一茅并非豁达大度之人,损人利己这种事情,他是做得出来的。

再说这也只是偷走一具僵尸而已,又不是杀死什么无辜之人,担不上什么大因果。

进入了封鬼库,他一眼就看到了处于中心位置,被诸葛孔平摆着大阵封禁的西双版纳铜甲尸。

他走上前去,拨开铜甲尸的牙口,看看成色。

谁知道,直接一股白烟就从铜甲尸的口中散出来。

“哇,好重的尸气啊,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第一茅不惊反喜,因为这代表这具铜甲尸,即便还不是金丹修为,也无限接近于金丹了。

“这要是炼成我的尸仆,不知道得多厉害。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家伙是从哪儿弄来的,结果却白白便宜了我!”

……

封鬼库。

乃是存放诸葛孔平这么多年来捉住的鬼魂、僵尸、妖魔等邪物的地方。

此时却有一个不速之客闯入。

这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名字叫做第一茅,乃是茅山派支脉出类拔萃的人物,集合西洋器物与茅山道术,也是灵幻界鼎鼎有名的人物。

而不巧,他与诸葛孔平,乃是一对死敌。

“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个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捉住了一具铜甲尸,这岂非是让他压了我一头?这怎么行?”

第一茅嘿嘿笑道:“看我今天偷走他的铜甲尸,让他等人来参观的时候,却拿不出来铜甲尸给别人看,又该怎么办!”

自古以来,名利二字就是所有人绕不开的槛。

第一茅并非豁达大度之人,损人利己这种事情,他是做得出来的。

再说这也只是偷走一具僵尸而已,又不是杀死什么无辜之人,担不上什么大因果。

进入了封鬼库,他一眼就看到了处于中心位置,被诸葛孔平摆着大阵封禁的西双版纳铜甲尸。

他走上前去,拨开铜甲尸的牙口,看看成色。

谁知道,直接一股白烟就从铜甲尸的口中散出来。

“哇,好重的尸气啊,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第一茅不惊反喜,因为这代表这具铜甲尸,即便还不是金丹修为,也无限接近于金丹了。

“这要是炼成我的尸仆,不知道得多厉害。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家伙是从哪儿弄来的,结果却白白便宜了我!”

……

封鬼库。

乃是存放诸葛孔平这么多年来捉住的鬼魂、僵尸、妖魔等邪物的地方。

此时却有一个不速之客闯入。

这是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名字叫做第一茅,乃是茅山派支脉出类拔萃的人物,集合西洋器物与茅山道术,也是灵幻界鼎鼎有名的人物。

而不巧,他与诸葛孔平,乃是一对死敌。

“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个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捉住了一具铜甲尸,这岂非是让他压了我一头?这怎么行?”

第一茅嘿嘿笑道:“看我今天偷走他的铜甲尸,让他等人来参观的时候,却拿不出来铜甲尸给别人看,又该怎么办!”

自古以来,名利二字就是所有人绕不开的槛。

第一茅并非豁达大度之人,损人利己这种事情,他是做得出来的。

再说这也只是偷走一具僵尸而已,又不是杀死什么无辜之人,担不上什么大因果。

进入了封鬼库,他一眼就看到了处于中心位置,被诸葛孔平摆着大阵封禁的西双版纳铜甲尸。

他走上前去,拨开铜甲尸的牙口,看看成色。

谁知道,直接一股白烟就从铜甲尸的口中散出来。

“哇,好重的尸气啊,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

第一茅不惊反喜,因为这代表这具铜甲尸,即便还不是金丹修为,也无限接近于金丹了。

“这要是炼成我的尸仆,不知道得多厉害。也不知道诸葛孔平那家伙是从哪儿弄来的,结果却白白便宜了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