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沈先生的心头宝 po: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小卉

当诸葛孔平和白柔柔冲进封鬼库的时候,便看见,第一茅被铜甲尸攥住脖子,整个人都被吸成了干尸模样。 “第一茅!” …

当诸葛孔平和白柔柔冲进封鬼库的时候,便看见,第一茅被铜甲尸攥住脖子,整个人都被吸成了干尸模样。

“第一茅!”

诸葛孔平有些难以置信,虽然第一茅和他老是作对,可是眼见其捉鬼除妖了一辈子,这时竟然被僵尸吸干血而死,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伤。

“哈——!”

铜甲尸仍开第一茅的干尸,目光凶悍的看向了诸葛孔平和白柔柔。

一个第一茅的血液,可还不够他尽兴的。

正好,又来了来个不俗的修行者给他当甜点。

诸葛孔平是筑基极限的修为,白柔柔也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绝对的大补之物。

“师兄,等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啊!”白柔柔举着金钱剑,忽然道。

“什么?”

诸葛孔平一愣,然后随着白柔柔所指看去,只见整个封鬼库早已经大乱。

他所捉鬼、僵尸、妖魔的封禁之物,都七零八落。

是第一茅在和铜甲尸打斗的时候,破坏的。

第一茅虽然死在了铜甲尸手中,但那不是他太弱了,而是铜甲尸太强。

所以铜甲尸想吸他的血,却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一茅那个该死的家伙!”诸葛孔平不由得骂道:“我都说了不要动我的铜甲尸,他非不听,现在好了,他自己死了不要紧,还把我多年来收服的妖魔鬼怪放出来了大半,要是这些妖魔鬼怪作孽,那大半因果都要算在他身上了,他怕是做鬼都得受尽折磨、难以超生啊!”

……

当诸葛孔平和白柔柔冲进封鬼库的时候,便看见,第一茅被铜甲尸攥住脖子,整个人都被吸成了干尸模样。

“第一茅!”

诸葛孔平有些难以置信,虽然第一茅和他老是作对,可是眼见其捉鬼除妖了一辈子,这时竟然被僵尸吸干血而死,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伤。

“哈——!”

铜甲尸仍开第一茅的干尸,目光凶悍的看向了诸葛孔平和白柔柔。

一个第一茅的血液,可还不够他尽兴的。

正好,又来了来个不俗的修行者给他当甜点。

诸葛孔平是筑基极限的修为,白柔柔也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绝对的大补之物。

“师兄,等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啊!”白柔柔举着金钱剑,忽然道。

“什么?”

诸葛孔平一愣,然后随着白柔柔所指看去,只见整个封鬼库早已经大乱。

他所捉鬼、僵尸、妖魔的封禁之物,都七零八落。

是第一茅在和铜甲尸打斗的时候,破坏的。

第一茅虽然死在了铜甲尸手中,但那不是他太弱了,而是铜甲尸太强。

所以铜甲尸想吸他的血,却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一茅那个该死的家伙!”诸葛孔平不由得骂道:“我都说了不要动我的铜甲尸,他非不听,现在好了,他自己死了不要紧,还把我多年来收服的妖魔鬼怪放出来了大半,要是这些妖魔鬼怪作孽,那大半因果都要算在他身上了,他怕是做鬼都得受尽折磨、难以超生啊!”

……

当诸葛孔平和白柔柔冲进封鬼库的时候,便看见,第一茅被铜甲尸攥住脖子,整个人都被吸成了干尸模样。

“第一茅!”

诸葛孔平有些难以置信,虽然第一茅和他老是作对,可是眼见其捉鬼除妖了一辈子,这时竟然被僵尸吸干血而死,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伤。

“哈——!”

铜甲尸仍开第一茅的干尸,目光凶悍的看向了诸葛孔平和白柔柔。

一个第一茅的血液,可还不够他尽兴的。

正好,又来了来个不俗的修行者给他当甜点。

诸葛孔平是筑基极限的修为,白柔柔也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绝对的大补之物。

“师兄,等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啊!”白柔柔举着金钱剑,忽然道。

“什么?”

诸葛孔平一愣,然后随着白柔柔所指看去,只见整个封鬼库早已经大乱。

他所捉鬼、僵尸、妖魔的封禁之物,都七零八落。

是第一茅在和铜甲尸打斗的时候,破坏的。

第一茅虽然死在了铜甲尸手中,但那不是他太弱了,而是铜甲尸太强。

所以铜甲尸想吸他的血,却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一茅那个该死的家伙!”诸葛孔平不由得骂道:“我都说了不要动我的铜甲尸,他非不听,现在好了,他自己死了不要紧,还把我多年来收服的妖魔鬼怪放出来了大半,要是这些妖魔鬼怪作孽,那大半因果都要算在他身上了,他怕是做鬼都得受尽折磨、难以超生啊!”

……

当诸葛孔平和白柔柔冲进封鬼库的时候,便看见,第一茅被铜甲尸攥住脖子,整个人都被吸成了干尸模样。

“第一茅!”

诸葛孔平有些难以置信,虽然第一茅和他老是作对,可是眼见其捉鬼除妖了一辈子,这时竟然被僵尸吸干血而死,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伤。

“哈——!”

铜甲尸仍开第一茅的干尸,目光凶悍的看向了诸葛孔平和白柔柔。

一个第一茅的血液,可还不够他尽兴的。

正好,又来了来个不俗的修行者给他当甜点。

诸葛孔平是筑基极限的修为,白柔柔也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绝对的大补之物。

“师兄,等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啊!”白柔柔举着金钱剑,忽然道。

“什么?”

诸葛孔平一愣,然后随着白柔柔所指看去,只见整个封鬼库早已经大乱。

他所捉鬼、僵尸、妖魔的封禁之物,都七零八落。

是第一茅在和铜甲尸打斗的时候,破坏的。

第一茅虽然死在了铜甲尸手中,但那不是他太弱了,而是铜甲尸太强。

所以铜甲尸想吸他的血,却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一茅那个该死的家伙!”诸葛孔平不由得骂道:“我都说了不要动我的铜甲尸,他非不听,现在好了,他自己死了不要紧,还把我多年来收服的妖魔鬼怪放出来了大半,要是这些妖魔鬼怪作孽,那大半因果都要算在他身上了,他怕是做鬼都得受尽折磨、难以超生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