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秋生和文才跟墨非讲述了一下最近任家镇的事情,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就是一些小趣事。 而任婷婷呢,的确非常关心…

秋生和文才跟墨非讲述了一下最近任家镇的事情,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就是一些小趣事。

而任婷婷呢,的确非常关心墨非,整天闷闷不乐的,盼望他回来。

就在墨非三人聊着天的时候,他们旁边的桌子,坐着两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一副奸猾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奸商。

此人乃是酒泉镇一家酒厂的老板,赵四。

和赵四坐在一起的,是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穿着西装,看上起颇为时尚的样子,可是其眼底透漏出一股子邪淫,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青年乃是酒泉镇镇长的儿子,取了一个外国名字,叫做大卫。

“大卫,你别跟我拐弯抹角了,开门见山吧,我这酒厂你给多少钱?”赵四抽着烟,不耐烦的说道。

大卫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伸出了手掌,比出五根手指。

“你有没有搞错啊?我整间酒厂才值五千大洋?”赵四瞪大了眼睛:“像你这样漫天乱杀价,当心生儿子没有屁股啊!”

大卫道:“赵叔,我是在商言商,你的场子指着这么多钱,而且你场子不干净,卖不卖,由你决定。”

赵四道:“你不要听别人瞎掰,说我那个酒厂有鬼啊,那些愚夫愚妇也就罢了,你是喝过洋墨水的人,怎么也会相信有鬼啊?”

“信不信在我,有没有鬼,大家都知道。”大卫喝了一口茶,道:“大家都说你的酒厂有鬼,那么它就只值这个价格!要不然,像你这样的铁公鸡,怎么会急着出手呢?”

“好,你这臭小子够狠啊,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过,想占我的便宜?没有那么容易!就算有鬼啊,我赵某人也根本没有怕过!”赵四气急败坏的说道。

赵四这个人,发家一靠祖产,二靠心黑,三就靠吝啬了。

要他贱卖自家产业,根本不可能!

“那就由赵叔你自己决定了。”大卫戴上了帽子,说道:“如果赵叔你那天想通了,就来我家找我,我随时恭候大驾。”

“这臭小子,还吃定我了不成?”赵四发了狠:“我就不信了,没了张屠夫,我还吃不了不带毛的猪肉了,除了你,我就找不到买家了?”

可是话这么说,赵四也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他的酒厂是真的闹鬼啊!

再不将酒厂出手出去,那接下来他面临的可能就不是破财了,而更可能是没命啊!

赵四在桌子上放下几枚铜板,当做茶钱,站起身来,就要离开,忽然,他看到了和墨非聊天的文才。

文才是九叔收养的儿徒,自小跟在九叔身边长大,也在酒泉镇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而赵四呢,和九叔还有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亲戚关系,年纪虽然没有九叔,论辈分,还是九叔的叔叔辈人物,他就刚好还记得文才——因为文才那土鳖模样,历久弥新啊!

“文才,你是文才吧?”赵四眼睛一亮,走了上来问道。

……

秋生和文才跟墨非讲述了一下最近任家镇的事情,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就是一些小趣事。

而任婷婷呢,的确非常关心墨非,整天闷闷不乐的,盼望他回来。

就在墨非三人聊着天的时候,他们旁边的桌子,坐着两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一副奸猾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奸商。

此人乃是酒泉镇一家酒厂的老板,赵四。

和赵四坐在一起的,是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穿着西装,看上起颇为时尚的样子,可是其眼底透漏出一股子邪淫,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青年乃是酒泉镇镇长的儿子,取了一个外国名字,叫做大卫。

“大卫,你别跟我拐弯抹角了,开门见山吧,我这酒厂你给多少钱?”赵四抽着烟,不耐烦的说道。

大卫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伸出了手掌,比出五根手指。

“你有没有搞错啊?我整间酒厂才值五千大洋?”赵四瞪大了眼睛:“像你这样漫天乱杀价,当心生儿子没有屁股啊!”

大卫道:“赵叔,我是在商言商,你的场子指着这么多钱,而且你场子不干净,卖不卖,由你决定。”

赵四道:“你不要听别人瞎掰,说我那个酒厂有鬼啊,那些愚夫愚妇也就罢了,你是喝过洋墨水的人,怎么也会相信有鬼啊?”

“信不信在我,有没有鬼,大家都知道。”大卫喝了一口茶,道:“大家都说你的酒厂有鬼,那么它就只值这个价格!要不然,像你这样的铁公鸡,怎么会急着出手呢?”

“好,你这臭小子够狠啊,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过,想占我的便宜?没有那么容易!就算有鬼啊,我赵某人也根本没有怕过!”赵四气急败坏的说道。

赵四这个人,发家一靠祖产,二靠心黑,三就靠吝啬了。

要他贱卖自家产业,根本不可能!

“那就由赵叔你自己决定了。”大卫戴上了帽子,说道:“如果赵叔你那天想通了,就来我家找我,我随时恭候大驾。”

“这臭小子,还吃定我了不成?”赵四发了狠:“我就不信了,没了张屠夫,我还吃不了不带毛的猪肉了,除了你,我就找不到买家了?”

可是话这么说,赵四也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他的酒厂是真的闹鬼啊!

再不将酒厂出手出去,那接下来他面临的可能就不是破财了,而更可能是没命啊!

赵四在桌子上放下几枚铜板,当做茶钱,站起身来,就要离开,忽然,他看到了和墨非聊天的文才。

文才是九叔收养的儿徒,自小跟在九叔身边长大,也在酒泉镇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而赵四呢,和九叔还有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亲戚关系,年纪虽然没有九叔,论辈分,还是九叔的叔叔辈人物,他就刚好还记得文才——因为文才那土鳖模样,历久弥新啊!

“文才,你是文才吧?”赵四眼睛一亮,走了上来问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