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正文

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岳潮湿的大肥全文阅读

居民楼里没有电梯,叶秦不知道这副身体是还没适应,还是嗑药嗑多了,还是本来就体质虚弱,艰难爬到五楼时,整个人已经…

居民楼里没有电梯,叶秦不知道这副身体是还没适应,还是嗑药嗑多了,还是本来就体质虚弱,艰难爬到五楼时,整个人已经气喘吁吁双腿打颤了。

叶秦好不容易打开门进去,灯一开,室内布局一目了然,就只是一个单间。

一张床,一个大衣柜,一个梳妆台,一个矮桌,一个单人沙发,应该是租来的。

叶秦随处看了看,衣柜里的衣服没有多少,大多都是比较普通的衬衫牛仔裤,还有几套应该是用来赶通告的衣服,单独挂在角落隔出来。

阳台小厨房厕所都被收拾的很干净,地方虽小但却该有的都不差。

看住的地方井井有条,又低调朴素,应该生活不絮乱才是,叶秦就有点不明白这个孩子干嘛好好的非得爱嗑药,结果把自己嗑没了,让他钻了个空子。

这个孩子是个小模特,而他却擅长的是演戏,就算也拍过几支广告之类的,他这样重来一遭依旧还是要选择演戏。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为自己,也为这个孩子,再从头来过。

死之前,他的演技总是略胜陆言一筹,所以从他们开始对手之后,次次影帝都落在他头上,而如今他死了,这影帝自然轮落到了陆言头上。

他从看到陆言那个诡异的笑时,就明白自己的死绝不是意外。

他们除了在演技上拼搏影帝头衔以外,他叶清可从未亏待甚至得罪过陆言,而且他一直被护的好好的,也不擅长交际,陆言在他心中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

到底是什么,让陆言对他竟下了杀心?

叶秦蹙着眉头,觉得太阳穴隐隐抽疼,抬眼看着面前梳妆台上的镜子里所倒映的年轻面孔,免不了还是一阵怔愣。

叹着气揉了柔眉心,摸了摸头上略长的棕发,还是有些不习惯,看来还是得去把头发染回来,然后再剪短一些。

叶秦摸了摸脸,看着镜子中,觉得这个孩子只是一眼看去有些相似他原本的自己而已,其实细看了是没有相像的地方的,加上应该是缺乏运动,皮肤是属于有些病态的白皙,而脸的五官都是特别精致阴柔的,典型的男身女相。

叶秦摇摇头,决定还是不要多想了,既来之则安之,他是个乐天派,既然占了人家的身体,总归是不能亏待的,好好努力一番,还是可以做出作为来的。

然后他拿了些换洗衣服,又将自己好好清洗了一番,最后才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有些认床,翻来覆去的,脑袋还一直晕晕沉沉,就这么一直折腾到天都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而这一觉,他一直睡到了天都黑了,最后才被生生的饿醒了。

叶秦饿的胃发疼,在屋子里翻了好久才找出一包泡面,将就着泡了吃完之后,又一头扎进被窝睡了过去。

叶秦上辈子可没吃过这苦头,家里条件一直算不错的,从小到大就没饿着冷着委屈过,现在却将就在一个小房间里,吃着他从不会去碰的泡面,只觉得从未有过的深深疲惫感,累的他什么都不想,只想睡觉。

直到睡到又翻过去了一天的中午,朱哥在门外嘭嘭的敲门,才把他给惊醒了。

朱哥一进门,就又发挥了他唠叨的技能:“我说这都几点了,你小子还在睡,别告诉我昨儿个你又跑去泡吧了,再惹出点什么事来,我可救不了你了。”

但一看到沙发上被叶秦脱下来的那套还没来得及清洗的西装时,朱哥脸就皱成了一团。

“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去洗好这套西装,好在你还有点良心没怎么弄脏,哎,算了算了,你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去赶通告,下午有几个平面要拍,晚上还有个场子要赶,别磨蹭了。”

朱哥说着就一把打开衣柜,随便拉出一套衣服就塞到叶秦怀里,然后推搡着他进厕所洗漱。

收拾好一切之后,叶秦就跟着朱哥出门赶通告。

而他本来出道也多年,拍平面绝对不在话下,并且镜头感十分强,拍摄进行的十分顺利,所以这通告也提早结束了。

朱哥在送他过来之后就走了,要到点才会过来接他,所以叶秦就趁着这个时间,就近在一家理发店,将棕发染回了黑色并且剪短了一些。

若说之前的他是花样美少年的模样,现在弄完头发后,整个人就清爽干净多了,就像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一样。

朱哥过来接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见着他的模样有些惊讶,但却难得没有唠叨。

叶秦不知道朱哥今晚要带他去哪赶场子,但当车子停在一家富丽堂皇的娱乐场所时,叶秦有些皱眉,以前他可从不会出入这种场所的。

这家为本市最大的娱乐场所之一,占地面积大,一共二十层楼高,集聚KTV、酒吧、赌场、酒店,常常出入达官贵人。

下了车之后,朱哥就带着叶秦进去了,左拐右拐的,让叶秦换上一套黑色马甲白色衬衫黑西裤的衣服,就朝着楼上最大的包厢走去。

途中朱哥低声在叶秦耳边吩咐着:“一会还有一些小明星小模特,你就跟他们一块进去,今天都是些大老板,嘴巴放甜点,别再阴阳怪气的了,你跟公司的合约马上快到期了,今晚如果做得好的话,公司才会继续跟你续签,等会我就走了,包厢里的人都罪的不起,你可千万别再捅出什么篓子,知道吗?”

话说完,他们也就到了包厢门口,朱哥指了指门口站着一排的穿着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最后再叮嘱了几句,就把叶秦推了过去,然后就转身走人。

叶秦站在里面有些尴尬也有些莫名其妙,之前他可从没被这样过,听着朱哥那话的意思,是要他今晚陪人喝酒吗?

他看了看自己周围,都是脸生但却都跟他一样年轻,但都没有一个像他这样有些不安,都在自顾自的熟练的聊天或者补妆。

虽然叶秦他死前出道多年,涉及演艺圈那么久,但他除了演戏就是演戏,从未经历过这些,自然也是不太明白这里面的深浅。

他是有些排斥的,甚至想直接甩手走人,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惜缘久久社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番号

要福利请点我

123